蟹膏.jpg

 

這是一篇短篇的小說,主要寫著主角再頹廢的約聘工作生活裡的一段奇遇記,從發生到消失全都該歸類在其情幻想的範疇內,與其說恐怖驚悚到也不是那麼客觀。(短篇奇想小說,憤怒的人體會有特殊的香料氣息,正是從海裡歷劫上岸螃蟹垂涎三呎的主餐。)

 

一隻能與人對話的螃蟹,因為與主角討論飲食到後來走火入魔地私自外出,因為食慾而吃掉人類的所謂的恐怖故事,作者是一九八二年出生的年輕寫作者,在句子的銜接上還有些生嫩的表達痕跡,整個故事給人在反思與新鮮感上還有許多該加強的部分,至於描寫在蠶食(也可以當是鯨吞)過程的細膩,這部分可以拍拍手給些掌聲。

 

 

蟹膏

 

而最後黯然地在滾燙熱水裡安眠的這一部分倒是一個令人玩味的結尾,本來以為會有一場毀天滅地的人蟹大戰,就這樣平靜地知天命告別一切,真是太令人喜歡了。

如果是一個對螃蟹如何吃人與思考有興趣的讀者,或許會沈浸在其中的樂趣而投入作者的幻想之中。

我跟開漫畫電影光碟出租店的愛咪小姐討論過許多小說,到頭來我們還是偏愛社會寫實的推理犯罪類型,而這些天馬行空的幻想驚悚,恐怕在我們這個一切都看淡的年紀,就莞爾一笑地像螃蟹似的,不是每一個東西都丟到肚子裡去妨礙消化了。

 

 

百合的火葬

 

(恐怖的母愛,用同樣的執著,挑戰人生每一種可能的結果!)

 

這本書在市面上並不存在,皇冠在發行「倉狩聰」的「蟹膏」這個短篇故事的後續,同一本書裡頭還多了這一段讓人感慨卻又稍嫌囉唆的小故事,短歸短,還是花了不少時間在這上面,畢竟,年輕作家在篩選重點與篇幅之間,取捨的功力還有成長的空間。

 

年紀越大,表示走過的路跟經歷的生活總會帶來一些沈澱,這些沈澱累積起來就會左右影響你剩下來的路上,該做些什麼事情?與其說「該」也不太正確,實際一點就是「想」怎麼做,我選擇了瀟灑也安靜的人生,「方文琳的信徒們」選擇了熱愛親情、朋友、不上進的親戚以及置身網友的笑鬧喧嘩到深夜還不肯罷休,雖然「結衣」提到一個生命因為會死亡而美麗,再怎麼殊途,終究還是要同歸的,但是殊途所造成的得與失,就只能端看每個人的心裡怎麼去衡量了。

 

方文琳的信徒們愛朋友們、愛網友,喜歡寄情於這些喧嘩之中得到很多的快樂,若是這些人也可以一生付出互相廝守一生,那在他們句點之前,勢必是一個幸福美滿的人生,那又何必要耽誤到另一半的人生?

 

我實在厭惡這些說得頭頭是道,關心環保,關愛世人,想當終生義工,嚮往慈濟救人救世得美妙言語之下,真相不過就是一種無知的自私,享受當下相互取暖哭彩奪目卻冰冷麻木的溫度罷了。

 

孤獨是方文琳的信徒們自己選擇的,至於我從書裡得到許多人的生活經驗與智慧,又豈是:「人家方文琳很愛她的小孩!」這種沒有智慧的人能在圖書館裡抱回的,堆積如山的文字裡,有那麼幾頁映入眼簾,有那麼十來個字被吸收了進去,有那麼一兩個取暖的掌聲,小孩子長大了,看懂真相了,生活忙碌了,

 

信徒們自然要有擔當去承受自己經營的一生,像我的母親一樣的惡性循環,百合的火葬,就是這些崇拜方文琳之所謂很愛小孩而犧牲另一半的人們,終究的故鄉。

 

「方文琳很愛她的小孩!」(後來因為于冠華外遇而結束這段婚姻)這句話刻薄又無知的表達了太多生活中的一切了,若是這樣的話,人類的天性不就被違反了?難道真的像周星馳在百變金剛電影裡對飾演吳孟達的父親咆哮:「我只不過是個副作用而已,你們無非是享受製造我的過程而已吧!」誰不愛小孩?該怎麼愛小孩?像農業社會裡的思維,像是飼養寵物的心態嗎?那為何要花大把銀子去求學問買學歷?那為何要對政黨政治發表無數的看法心得?那為何要斤斤計較世界上許多的便宜好處?

 

這一切不就只是說明了一個人的好逸惡勞、不求上進的懶散,選擇了一個最輕鬆享樂的生活觀來面對罷了,而這樣真的是愛小孩嗎?我們飼養寵物,養而不教絕對是理所當然,誰不想把貓狗養的肥肥胖胖的來討我們歡欣,然而小孩子是寵物嗎?

 

小孩子就應該承受「方文琳的信徒」們那種所謂無私奉獻的疼愛?學會吃飯、睡覺、懶惰的偽善?長大成人後開始對抗老年「方文琳的信徒」需索無度的孝道?

 

人本無知,所以教育,瞪著雙眼看教育,腦子想的是麻將火鍋,走著走著,生命又回到無知。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