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戮之病.jpg

 

繼殺人雀蜂,失控的照護之後,又是一本讓人恍然大悟的整本都是作者詭計的人物識別錯誤類型的頂尖推理作品!

 

緣起,

 

寫在最初,首先感謝「江柔上尉」在台大茉莉二手書屋裡看到「土屋隆夫」的:「紅的組曲」,這本是我心急如焚地在尋找的所謂「土屋拼圖」的最後一片,那一陣子大家知道我的急切想收藏所有土屋隆夫的作品,於是她索性使用手機拍了下來要我確認,也算是半炫耀式的發現啦!理所當然又喜出望外的開心情緒,讓我沒有不買下來的理由,雖然當時「鹿丸」已經在網路上下標了一本,卻遲遲不肯寄出,為了怕過了這個村就沒了這個店,兩三百塊錢的一場錯過,實在太不划算了,馬上請可敬的軍官女士從書架上速速取下,丟進實體的購物車裡,說時遲那時快的與此同時,她傳來的一整櫃二手書的照片的最右邊,有一本使我眼睛一亮的書的側面,一本從書名到作者名字都是那種讓人會多看一眼的小說。

 

「殺戮之病」「我孫子武丸」。

 

讓我想到了「貴志祐介」的「惡之教典」裡全場的血肉模糊,純病態的莫名殺戮帶來的閱讀快感,也想到了「三津田信三」在「百蛇堂:怪談作家述說的故事」裡提到的一個人名:「祖父江」,這本小說如果也買回來了,豈不是擁有了三代同堂的百年血腥,所有的罪孽都不孤獨了?

 

兩天後咱們親愛的國軍上尉軍官風塵僕僕地騎著機車,還來不及拍掉身上的灰塵,就瀟灑地把這些書交到我的手上,卻是沒良心地把眼睛低了四十五度,對著我的右腳那個歪曲的膝蓋輕蔑了一聲:「很弱耶!去打石膏個半年就好了啦!」

 

殺戮之病

 

「蒲生稔」是殺人犯,一個從小在精神生活上有著現實與夢想落差龐大的一個變態殺人狂,一開門就見山,迎面而來的那一幕,分明是「殺人鬼藤子的真實」裡那位令人髮指田中健太,根本就是台灣在西元二零一四年北捷裡隨機殺人的鄭捷,這種因為現實生活上有的案例才變成了小說題材,或者因為小說裡的妄想瘋狂變成了現實血腥犯罪的教學手冊?這些讓人作嘔反感或者為之氣結的哲學討論,就先不在這裡贅述增加字數了。

 

 

殺戮之病

 

倒敘法的寫作方式在「業真中顯」的「失控的照護」裡已經領教過其中的奧妙,所以閱讀之初也已經大致上確認了故事的主軸,因此略過殘忍變態的剖殺過程(猶如作家們猜測中英國1888年倫敦的開膛手傑克)也不會影響到劇情,但是如果因此能增加對「蒲生稔」更堅定變態殘忍印象,也是作者強忍住自我嘔吐的用心良苦吧我想!

 

 

 

 

 

殺戮之病

 

然而如果你也因為有相同的閱讀經驗而來看待這個故事,兇手並沒有任何跟「失控的照護」裡波斯宗典有著情有可原的同情之處,就只是個「伊底帕斯症候群」(極度戀母情結)的恐怖情節,用姦殺女性的方式來報復這個世界,其中可以觀察到故事的另一面,大約有幾個我個人比較認為的重點。

 

・太過依賴兒子過一生的女人,跟伊底帕斯症候群的患者有一樣恐怖的情節,卻也有晚年淒涼的註定命運,人在年輕的時候就應該想到晚年除了經濟上的自我照護之外,腦袋裡有些懂得過生活的東西,比萬貫家財或淫亂酒池都重要太多了,戀母戀子實在是造成了大家無盡的困擾。

 

・孝順適可而止,懂得保護自己或適時的大義滅親才是真正的勇氣與智慧,雖然螳螂捕蟬,猶有黃雀在後,但你終究不是黃雀呀!這隻你尾隨的蟬也不是在夏夜裡鳴叫而已,它可是有把看不見的利刃狠心地殺死你的。(看到最後一句你會知道我在講些什麼的!)

 

很多小說的書腰都會有「不到最後一頁你根本不知道原來是這樣!」聳動的標題,這句話似乎理所當然成了推理小說行銷上不可或缺的一句話,好像沒打上這些宣傳標語就擔心昂貴的印刷與版權血本無歸似的,但是實至名歸的作品卻寥寥可數,這本書如果也貼上這樣的書腰,就會讓人大倒胃口了,

 

這本書的書腰應該大大字打上「不到最後一行你根本不知道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殺戮之病

 

我一邊看一邊拍起來告訴其他讀友們:TMD我快看不下去了!!」

 

這是「我孫子武丸」讓你陷入五里霧的一場狂妄的煙霧,因為老實說這些期間的分析,無論精神科教授或者兇手的自我呢喃都只是屬於科學分析的起步罷了,而且劇情雖然是大家說的從結局已經先告知,才慢慢回溯事發的過程,那我們既然已經知道兇手的姓名跟殘忍的行徑了,究竟我們一直讀下去是想看到更多的殺人手法或者性愛激情的互動嗎?

 

一邊讀著,我一邊在推敲到底我們與作者是不是都在相互追求一個共同的答案?

 

其實隱藏版的爸爸一直在跟蹤兒子夜出早歸的怪異行為?

公公在幾年前已經過世,婆婆呢?為何絕口不提?

 

 

但是已經讓非精神醫學領域的讀者們個個瞠目結舌,肝膽欲裂地從指縫間又怕又想看的一個字一個字讀下去,身上彷彿也被千刀萬剮的鮮血淋漓,這樣的文字表達無非是要讀者們忽略一些刻意不提起的細節,而且強度、濃度、深度、鬆緊度都掌握得非常到位,雖然劇情簡單又貼近生活,但無可推翻的,他真是讓熱愛推理小說的讀者們,可以寄情期待而且作品讓人欣喜若狂的好作家。

 

殺戮之病

 

我孫子武丸

(1962年10月7日-)是日本作家小說家。本名鈴木哲。出身日本兵庫縣西宮市,京都大學文學部哲學系中退。受到島田莊司的推薦而出道,和法月綸太郎等人同屬於京都大學推理研究會成員。

 

1989年開始活躍於推理、犯罪、解謎的創作。以《8之殺人》嶄露頭角,之後陸續創作了《速水兄妹系列》、《人偶系列》,以及《殺戮之病》、《彌勒之掌》等作品,成爲日本新本格代表作家之一。《彌勒之掌》獲得本格推理作家協會2005年度十大推理小說第三名。

 

出道的作品《速水兄妹系列》、《人偶系列》的風格多以輕鬆、幽默、詼諧、趣味性為主的推理情節。《腐蝕之街》、《殺戮之病》風格偏重布局意外、作為沈重之作。

 

我孫子武丸的代表作《殺戮之病》,有著驚悚限制級描寫著作,普遍被認為是一部足以令人感到震撼的傑作。內容講述的是一個變態犯人連續殺害女子並姦屍的血腥故事。變態的殺人狂爲了追求永恆的愛,將噩夢中的場景演繹爲真實的畫面,異常心理之下,當殺戮成爲一種習慣,性與殺戮極端殘酷的演繹被稱爲「感官世界」小說版。

 

作品經常以血腥的場面和變態的情節作為賣點,注重人物心理描寫和結局的意外性,深刻揭示人性畸形的一面。我孫子武丸認為創作無需刻意做作,只需要在小說中描寫人類所犯下的罪行,就多少能反映出社會裡的某種思想或事實。

 

除了寫文以外,同時也參與漫畫創作《超能之手》、《半熟探偵團》、《迷彩都市》,並擔任電玩遊戲《恐怖驚魂夜》系列的監修和編劇。創作之餘,也曾經擔任過日本TBS等推理電視節目的智庫,『マジカル頭脳パワー』之「マジカルミステリー劇場」,作為劇本原案參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