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偶死去的夜晚.jpg

 

如果以為米壽高齡的作品是這麼索然無味,那恐怕因為是不懂生命裡一種無可避免又渾然天成的巧合。

 

第一次在京極夏彥的作品「魍魎之匣」裡得知了日本人稱八十八歲的高齡為米壽的尊稱,土屋隆夫先生在高齡如此之際寫下這本小說,雖然內容看似囉唆的把一些已知的情懷說個分明,還有一些不重要的日常對話在篇幅裡大幅記述著,然而真的讓人感受到天地之間冥冥中的安排,才是世上一切恩怨情仇的最佳解答,人類,不過就是一隻隻的人偶,看似為自己生命奮鬥努力,實際上這操縱在身上密密麻麻的引線,縱使包覆糾纏著一生,我們到所終時竟依然無法一一分辨自己的渺小。

 

人偶死去的夜晚

 

 

 

人偶死去的夜晚

從經驗裡面翻出一些可能的解答,

 

【年輕的作家們寫推理】專注在如何從密室裡逃脫,興高采烈的告訴你各種初次見面的機關奧妙,至於殺人的原因與動機往往讓人啼笑皆非或者文不對題,集結了古今中外所有的天文地理物理化學微積分的知識,加上郭台銘的財力製造出一個完美無瑕的密室,讓整個故事乍讀之下是精彩萬分,但內容終究淪為狗蛋大兵的瞬間笑點卻不會留在心頭。

 

 

人偶死去的夜晚

 

 

【成熟的作家們寫推理】因為密室的建造與逃脫已經在年輕時寫膩了,有些不合理的地方還需要仰賴幽靈、鬼魂、傳說或信仰來助陣,結局之後,合理化的程度常常讓人詬病與嘲笑,經過漫長的格子歲月,走過之後,開始注重在殺人的動機,透過讀者的眼睛將閱讀人的心牽起來,一起走過悲喜,一起期待破案,懲罰兇手或悲憫被害人,無論結局如何收場,是順理成章,或者是恍然大悟(後者居多),都讓人對這本書的峰迴路轉留下了讚嘆的聲響,但總覺得兇手雖然可惡,但復仇者似乎也兇殘或者警察單位又過於依法行政,癢處只是搔到了表皮,骨頭還是像長久泡在咖啡裡,有點鬆動空虛的寂寞感。

 

 

人偶死去的夜晚

 

【走過人生的作家們寫推理】集結了一生的人生經驗,此類作家們的推理小說就比較少激情演出了,奪魂鋸的橋段、弓箭、刀槍火力、密室、墜樓或虐殺等等的案發經過就比較少見了,幾乎都是簡單的砒霜來一口,流水順序地告訴你誰就是兇手誰就是復仇的人,往往看似很無聊的平鋪直述,期待中的雞毛鴨血的場面已經不復見了,而真正精彩的是復仇者最後的告白,往往讓你感動破表,或甚至讓你惋惜造物弄人以四行淚回敬作者對人生的感受。

 

 

人偶死去的夜晚

 

真正的報復不必虐殺,沒有華麗的理由藉口,不求跟誰說明不必給誰交代,只求自我解脫。

 

說到底,究竟這位熱衷於尋找肇事逃逸的警察當年是不是真的發現了毒殺死者的兇手呢?而真正的砒霜餵食者卻在死前才得知這位熱心警察,他在當年為她自己所做的一切(她自認為是袒護自己的好警察),所以耐著心性的用提不起筆的手,冗長地寫了一切的鋸細靡遺的自白書,然而忘了的忘了,走了的也走了,看似空虛的故事,像是空當當的山谷裡除了一片大雨後的艷陽放晴之外並沒有什麼存在著,這裏的淡藍色空氣卻似有若地閃爍著,卻這麼讓人隱隱作痛許久許久。

 

 

人偶死去的夜晚

 

這樣雋永的風格推理小說,若非這個年紀,若非這班火侯,若非搭配著對感性有所期待的讀者,恐怕會大失所望,若非你也有個念念不忘的家人…….

 

如果以為米壽高齡的作品是這麼索然無味,那恐怕因為是不懂生命裡一種無可避免又渾然天成的巧合。這個巧合會讓所有問題都得到坦然的釋懷,可以讓所有的仇恨疑問,都只是時間河流裡瞬間衝擊出來的小水花罷了!

 

相同的作品大概有如「陶龍生的合理的懷疑」、「土屋隆夫的紅的組曲」。

 

他的推理小說多以故鄉信州為舞台,雖然重視詭計與解謎,但文筆優美,並且極具文學性,作品量少而質精,被譽為「孤高寡作的解謎推理大師」。除了長篇之外,他也擅長短篇小說,饒富奇趣,包括《離婚學入門》、《穴之牙》、《九十九分的犯罪》等(皇冠將陸續出版)。《人偶死去的夜晚》則是他在90歲高齡所完成的最後一部作品。

2011年因心臟衰竭過世,享年94歲。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