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人鬼藤子的衝動

 

(六個小時過去了,我到底看到了一個什麼樣的人生?)

 

理所當然地,你可以在六個小時內不把自己出生到現在的經歷拿來驗證,純粹用眼睛閱讀,這樣一來,你或許無法理解何以這本小說被我歸類在「致鬱」類。然而你也就失去了「真梨幸子」想表達跟紀錄的人間黑暗無情,卻又真實永久存在的常態,果真如此?那實在可惜了點!

 

在生命偶然賦予你感知之後,開始了呼吸、心跳、耳朵開始聆聽、眼睛張開觀賞,緊接著腳步有了行動與身體有了接觸,然後開始享受互動、接受攻擊、享受反擊,一切酸甜苦辣,所有的勇氣或退讓,在你的一生之中,層出不窮,避無可避,你承擔了嗎?

 

或者你逃避了呢?

 

其實以上全部都沒有了意義,人生就是這個樣子,就是一場不間斷的考驗與試煉。

「要聽神明的話」用了很絕對的觀點(生與死的選擇)來講述人的一生裡,所有困難在衝擊時,我們選擇用什麼樣的方式來面對。而「殺人鬼藤子的衝動」卻明明白白地紀錄著,我們從小到大全盤接受到的人際關係,生活的壓力,形形色色的人們互動裡,有多少想吶喊卻又遺忘的過去,是不是又被這本書給挑動起來了?

 

殺人鬼藤子的衝動

故事的主角從小為討好父母?為了討好同儕?出社會要討好客戶!當一切都成為了生命中的累贅,最好的辦就是讓這些累贅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本作品的翻譯流暢度極高,閱讀起來不會有太多曲折離奇的劇情讓你傷透腦筋,就是簡單地在記錄一個出生在亂七八糟的家庭,父母不務正業,也不關心小孩的成長,在學被欺負,轉學又為了要討好班上的風雲人物,變成了不得不說謊騙得同情,結果造成就「殺人」成了習慣解決事情的方式。

 

這陰鬱的一生,在這本書裡面平鋪直敘的陳述著,我們或多或少在生存成長的過程裡,是不是都發生著同樣的事情,我一邊點頭稱快(個人陰鬱特質),一邊急忙著翻閱下一頁(內容非常適合我的個性),人生像這本寫好的小說,白底黑字,點點滴滴,一字不漏呀!

 

 

 【致鬱系(イヤミス)】

二○○七年由評論家「霜月蒼」所提出的說法,指的是「餘味不佳,讓人讀完之後心情很差」的推理小說。近年來在日本蔚為風潮。這類作品的創作者多數為女性作家,擅長以女性內心的陰暗面為故事主軸。此風潮在2011年的東北大地震後進入高峰,一般認為地震逼使讀者面對更為殘酷的現實,

而女性又比男性更擅長面對這種狀況,因此以女性面對殘酷外在為題材的作品,便順勢成為風潮。
代表作家包括了真梨幸子、沼田真帆香留(《百合心》)、湊佳苗等人。

 

 

真梨幸子(Mari Yukiko)

一九六四年生,畢業於多摩美術大學映像美術學科。
二○○五年以《孤蟲症》獲得第三十二屆梅菲斯特獎出道。

以深入挖掘女性內心的令人難以直視,卻又深受吸引的負面情感為人所知,
是當今致鬱系推理小說的女王。
此外,真梨也相當擅長獨特細緻的作品構成,
總是讀者帶來出乎意料的閱讀體驗。

二○一一年出版的《殺人鬼藤子的衝動》文庫版銷售突破六十萬冊,和續集《殺人鬼藤子的真實──籠中的訪問者》是她目前的代表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