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蜂.jpg

 

不得不拍著桌面,大喊三聲:「絕」「絕」「絕」。從翻開故事的起點,到追逐與被追逐的冗長,由不得我的哈欠們,ㄧ而再地發出咆哮式的抗議,直到最後的四分之一的篇幅,突然爆炸的劇情讓我整個人精神為之一振,從軟弱的病床上給跳了起來,我右膝蓋腫脹的溫度,像是被驚嚇到了冰點,還原了我生來必須該有的完整了!原來躺在床上只看小說,不做他想,是一件這麼有療癒的事情呀!

 

 

雀蜂

 

話說,在看過「惡之教典」之後,一直對「貴志祐介」先生的作品另眼相看,索性就收藏了他的「來自新世界(上下)」、「闇黑孤島」等等的題材比較新潮的作品,無奈我對科幻的作品比較沒辦法那麼感興趣(年紀問題),所以「闇黑孤島」被翻了不到十頁後,安然平穩地站在咖啡店的書架上,等待下一個對他有意思的人,把他請到桌面上透透氣。

 

雖然這本雀蜂篇幅不長,但倒在病床上的一整個下午,把前半部在雪地山莊裡與殺人昆蟲的追逐、躲避、回擊以及關閉的大量文字全部在惺忪的眼裡掃過一次,這實在非常讓人覺得疲累,(難道要我把一整個週日的時間都投入在「胡蜂的毒針如何殺死一個人」的醫學資訊上嗎?)從房間躲到客廳,從客廳追到地下室,從發現巢穴到躲到浴室裡,才殺回車庫全副武裝,天呀!饒了我好不好?到底什麼時候演出正題呀??

 

 

 

雀蜂

 

最後四分之一的頁面,終於緩緩來到了,我的眼皮突然間從惺忪狀,經由驚嚇狀,最後以驚嘆狀收尾,除此之外,還不斷地前後反覆的對照翻閱著,哇!這個被狂風追逐的受害者,原來這麼淒涼悲哀的一個人呀!竟然是一個這麼不健全(卻好像是常態)的家庭生活,這個「三澤」肚子裡對昆蟲的無敵知識,無意間成為了這些殺人工具滿天飛的幫兇.........(跟昨天看到林斯諺的作品「冰鏡莊殺人事件」裡的紀思哲同樣地用生命來執著著。)

 

 

 

===============雷================

 

在布魯斯威利所演出的「靈異第六感」,金凱瑞的「靈異23」的電影裡,一個是死亡了還繼續過著自己不甘寂寞的一生,另一位是精神上出了問題卻仍然追根究底,硬是要抽絲剝繭得查出真相找尋自己的由來。這本雀蜂講的正是結合起這樣的故事,想以昆蟲毒針殺害老婆的作家,死在一個瘋狂追星的書迷手下,書迷在瞬間開始解讀自己就是這個崇拜的作家,展開了自以為有豪宅、名車、美人的上流生活,一覺醒來,卻發現自己進入了死者預先埋伏好的陷阱之中.............

 

雖然結局非常的本格派,推理整個過程也幾近沒有瑕疵(如果去醫院調出病例,即可說明夢子並無虛言。),而我們聽到的聲音,這些留下來的紀錄,竟然是離開身體的魂魄,一聲聲不捨一生對寫作的執著而自亂心魔地鑄下大錯,等到春天來臨,溫暖的氣候把雪熔化了之後,第四具屍體就會出現在家門口了。

 

昨天看到一則新聞,六十八歲的老翁把六十四歲身故的妻子的骨灰,倒進了住家旁超級市場的公共廁所馬桶裡,一解婚姻生活裡所有的憤怒怨恨,我彷彿想起了我阿公,似乎用風花雪月的風光,來麻痺對生活上的不滿與痛苦,殊不知這成群子女們,竟然為了捨不得阿公花錢在情人身上,而對這種生活模式留下了怨懟的罵名。

 

人生很短暫的,無法理解的輪迴操縱者,硬是把我們沒有參透所謂玄機的靈魂,在在地安排於各種生活背景、經驗、來歷各不相同的家庭與身體裡,逼著你修行,考驗你參透這些奧秘,匆忙又簡單地過了一生,等到走回去的時候,整體鑑驗完畢,或許下一趟旅程就不會安排在這個痛苦的肉體裡了,無端端體會一些生老病死,一切皆空的存在,如果這漫長又短暫的一生裡,你可以參透到生命倒底是怎麼一回事的話?

 

  

文章標籤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