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動物園

 

與另一個不僅同流合污還膽敢擊鼓鳴冤大嚷政治迫害的陳姓國賊,兩造都有不可取之處。

 

這個中華民國一百零二年,也就是西元的兩千零一十三年,在我生命裡不斷地翻騰著大事件,從第一天的一大早九點四十分左右開始,一直到這個我心愛的作家也隨著先父駕鶴西歸,兩個還不偏不倚同一個年份地來到人間,而且也一個年份仙遊寰宇去了。

還在體驗生命意義的我,自然是祝福他們兩位都可以省去人間的煩惱傷痛,在無病無痛的快樂世界裡盡情地消遙自在!

 

 

人間動物園

 

生命的回歸,留在人間的人們有傷心的祝福,有竊笑的繼承,還有事不關己的虛情假意,也有沈重責任承擔的努力,看著被撂狠話要讓酒保架上酒店還俗的法師,有自鳴得意主導法事流程的村野鄉伕,還有不算遠親受盡恩惠的兄弟們叼著煙,大放厥詞的盡數自己在老人家生前的所見所聞,整個大宅院,像是一間不收門票的動物園,這些飛禽走獸在籠門大開的情況下,各自有各自的吹噓,各自有各自的快意。

 

事隔兩年了,現在是中華民國一百零四年的初夏,我在前一個星期把右膝蓋中間的軟骨或者是十字韌帶(眾說紛紜)給弄斷了,或者是裂了,或者是破了(說法不一),除了換成人工關節的作法可以復原之外,就是乖乖的配合著恐怕引發肝癌初期的指數,乖乖地等待病毒指數降到安全值,同時也讓軟骨或者韌帶群可以自我修復,至於咖啡店,就丟給同仁們去一肩擔起,生死各安天命了。

 

第一本看「連城三紀彥」的作品是在老人家仙遊後的幾個月,是他早期的作品「以我為名的變奏曲」。然後就東張西望地隨意看著似懂非懂,或者在記憶裡似有若無的各式小說,如果還記得的,大約都會丟到這個記憶庫裡,如果忘記了,那也倒是無所謂了!

 

人生很短,一轉眼就過去了,留不留下,沒有意義。

 

人間動物園

 

大致上是說明了貪污者(總理候選人)的私生孫女被綁架一案,其實是從小致力於反對父親無良於政治的活動的私生子,縝密的企劃一個綁架犯罪行為,主要的目的是要模糊警方辦案的焦點,而順利可以得手一億日圓,將這些貪汙所得,還給人民。

 

但是在這個年紀所寫下的作品,可以是一個很生動的推理小說,但是作者卻迷失在自戀的文學之中,太多冗長的無線電波理論的陳述,還有兩間房子裡竊聽器的複雜交錯,確實減少了許多閱讀的樂趣(像是東野圭吾的天空之蜂),讓人哈欠連連地一而再地翻閱著。

 

除非是很鍾情於這個作家的書迷,或者對題材有特殊愛好者,否則恐怕不是那麼會投入其中,至於我對綁架案的特殊情懷,這一輩子恐怕都會有別於他人的感慨了。

文章標籤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