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諾拉馬島綺譚.jpg

 

本格派就是這樣,條條不紊,一五一十,沒有想像空間,巧合與特殊個性總是把所有疑團解釋得一清二楚。慎入呀。如果說困頓的生活還能有什麼火花?那大約剩下閱讀或音樂來緬懷一些失去的歲月了,最近聽了【心酸】這首歌,心有戚戚焉呀!當我今早又與老爸在某個時空裏笑意開懷地無所不談。


純本格的推理小說,總有些不知名的人會把事情的原委做詳細的陳述,而劇情裡的警察們,總是如出一徹地身處五里霧中的盲目奔走。或許是亂步太崇拜愛倫坡的關係,所以在整體故事的描述上面,或多或少都存在一點憂傷的因子,寫作風格雖然想保有自己的原創,但氣息裡面總擺脫不了來自偶像手稿裡的味道。

 

 

 

帕諾拉馬島綺譚


在第一個故事裡面,這恐怖小島上面偉大的建設工程,雖然沒多久就可以預知是怎麼回事了,但是在講到癲癇症這部分,還是多少學到一點醫學常識,也讓我想到愛倫坡那一篇臨死前病人被催眠而存活下來的不可思議的故事,而亂步在這篇故事裡提到的這個天大工程,故事的主角與富翁同樣的面容,就已經揭曉謎底了,最後天大的煙火,想當然耳灑在臉上的自然是粉身碎骨的血肉之軀,整個愛倫坡的風格作結尾,這樣的結束實在是妙筆生花之作,但是,這說故事的人(而且強調自己記憶力不錯),為什麼能這麼清楚所有過程的來龍去脈呢?

此人究竟是誰?到現在依然是我不解之謎。

 

 

帕諾拉馬島綺譚

第二個為了愛情而故佈疑陣的逃亡計劃,就比較像東野圭吾的嫌疑犯X的獻身的前傳了,至於後人東野是不是也喜歡這篇,就不得而知了。

偷窺狂是個透鏡瘋,這句話很讓人摸不著頭緒吧??與故事主軸並不是有太大的重要性,利用光線折射的原理把影像照射到自己房間的鏡子裡,這是個漏洞百出不聰明的做法,在光線適當的時候,浴場內的人只要一個注意,一樣可以看到那雙正在偷窺的雙眼不是嗎??

女藝妓的逃亡,文弱畫家的解圍,裡面穿插了太多宇宙間不可思議的巧合,像是透鏡瘋!像是偵探瘋,像是醫療器材收集狂!或者兩個偽鈔集團的亡命之徒,貪婪的旅館主人,弱智又邪惡的燒水工人,還有幾個湊熱鬧幫不上忙的警察,跟一個在大雨裡把這本書看完的我,這陰錯陽差的組合,讓這本接近一百年的作品充實了一點我的推理小說閱讀資歷。

但故事並不迷人,也沒感受到想與之一起逃亡的不成功便成仁的驚悚衝動,只是為了要寫出一篇巧合中的巧合的作品。

 

 



宮部美幸前期的作品不也常推給超能力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