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爾蘭玫瑰.jpg

 

如果說「富士」是神機妙算的現代福爾摩斯,我第一個舉手不認同,畢竟這個作家(石持淺海)在我閱讀的經歷裡,從所未聞,而這個破案主導者在故事的設定裡又年輕,又能不動如山穩若大將,就像「林若平」在每一個雨夜莊裡,先看過結局再回到現場耍帥,天呀!真是夠了!!

 

愛爾蘭薔薇

 

然而這本書,會引起我有興趣在病懨懨的休假日翻閱,就是因為李家同校長的一句驚人的話:

 

「這是我看過最有才華的日本推理作家」

 

好吧!讓我們看看這個博覽群書的校長,為何會寫下這樣的標語。四個小時過去後,我發現上當了,有錢能使鬼推磨或許無法證明這句話的真偽,但是有錢能讓校長推薦一本書,這句話恐怕就毋庸置疑了。

 

愛爾蘭薔薇

 

愛爾蘭?

 

我們每年上繳那麼多的田賦給大有為政府,他們稱之為百年大計的教育卻沒有給我們該有的實質貢獻,中華民國還是執著在自我內在世界的賞析陶醉,我們讀遍了皇帝蚩尤,三朝五代,四書五經,怪力亂神的西遊記,江湖道義的梁山好漢,肝腸寸斷的梁祝情意,還有意亂情迷的金瓶梅,

 

天下,就是整片的中國領土

懂中國,就是擁有全世界。

 

慘哉慘哉。

 

殊不知這地球的另一邊,在我們李白等人瀟灑揮毫的那個年代,英國與愛爾蘭已經展開一掌驚天動地的戰亂,或許是使用美國人後來分化世界的慣用伎倆,愛爾蘭就這麼被分化成兩個世界,像我們現在的中國台灣,像我們現在的南韓北韓,於是北愛爾蘭就這麼給獨立出來,隸屬英國管轄,同一個島上,兩個國家,自然大大小小戰爭不斷,七八百年來,這個世界上的每一塊土地上,薔薇之所以可以耀眼燦爛,一切都是用鮮血灌溉出來。

 

 

愛爾蘭薔薇

 

人類真是愚蠢到沒有自信,甘於生而為囚,主張著當誰的信徒而燒殺對方,

 

天父?

他的兒子?

 

愛爾蘭薔薇

 

若真有其人的話,恐怕他們捫心自問這些現身說道的必要性,或者應該說是準確性是不是有必要提高一些?為了討好你們兩父子,這個世界上的戰火兩千零十六年來沒有停止過呀!

然而我們卻只知道片面的一些單詞,像是愛爾蘭是英國的一部份,有一位叫葉慈的詩人寫一些我們看起來並不會很感動的句子,有一些極端的恐怖份子與英國對抗,動不動吵著要獨立之類的,而了解比較多的恐怕就是天子眼皮子底下在倫敦貝克街2212B租房子的那位獵鹿帽的菸斗客了!

雖然知道這些事情並不會改變你的人生,也不至於讓你可以拿出來說嘴炫耀你的美麗哀愁,但是鑒古知今的這些世道輪迴,卻是可以帶來了然於胸的一種對世事的豁達,人生,就是這樣。

 

 

愛爾蘭薔薇

 

「吳祥輝」在二零零六年出版了「芬蘭驚豔」這本「挖苦台灣」的旅遊經濟國情評論遊記之後,受到大家不明究理的瘋狂喜愛,熱賣排行榜居高不下的實質肯定後,隔年又接著出版了「驚歎愛爾蘭」,而這本裡面已經開始他閒扯充篇幅的應付手法,在接下來的「驚喜挪威」更是把網路資源運用得完美無瑕,究竟當時看完這三本後,憤怒之餘把這個偏激作家的三本書投入資源回收場(拒絕捐給圖書館),是怎麼樣的一個心態?幾乎是八九年前的事情,

 

那個時候呀!

就是一味地在埋頭追尋自我,沒有方向,也沒有目標,

想了解世界的風貌?

想知道台灣的好與壞?

現在想起來,一片空白。

 

「愛爾蘭人的心一無所有,除了想像。」吳祥輝當時下了一個這樣的註解,我到目前還是不是很能苟同這種為了賣書,任意狂妄自大的下這種草率的定義,對於真實客觀地詳實記錄並不多,只是一直在談到黃昏之戀的美好,實在令人作嘔。

 

很難再有引人入勝的相關書籍可以讓我們知道這遠在天邊的民族,當然啦!多數的人說這個民族與我何干之類的!

 

愛爾蘭薔薇

 

(二戰時拒絕英國的邀約參戰,保持獨立國的愛爾蘭,苟且偷安之後看到北愛爾蘭戰後的興盛繁榮,後悔不已!)

 

這是北愛爾蘭和平主義軍隊裡的一場除內亂的故事,大約在進駐旅館後就大概知道兇手與動機了,製藥廠研究員黑川富士、美國人、殺手、三年前被害人的遺孀、受害家屬化名要報仇,就這麼不約而同地同一天住了進來,說是本格派的解釋,那就只好妥協這種說法來安慰自己花了四個小時,看了一場並沒有太多精彩,而且

 

「神推算」

「神解釋」

「神經病」

 

充滿了一整本書,比較讓人精神為之一振的,也就是愛爾蘭這個國家到底是怎麼回事的歷史由來那一部分,其他平凡無奇(類似林斯彥的雨夜莊密室殺人)的橋段與事件,實在令人倒足胃口了。

 

打破天窗想引起人注意,逼廚子上去看而摔死?

殺手後來發現獵物是僱主自己殺的,還想退還收的訂金?(這個殺手的頭腦有問題,而且還莫名其妙墮入情網!)

殺死了當年的偏激肇事者後,竟然還怕留下腳印而把屍體放在那邊任日本人來「神推理」抓兇手?

拼命解釋為何一定要留在旅館裡破案,而不能先離開,否則恐怖組織會天涯追殺?

 

 

愛爾蘭薔薇

 

打了第八百零一個哈欠之後,我懷疑李家同對推理小說的閱讀量,或者迷惑於萬惡金錢的驅使,寫下了令人懷疑又討厭的標語:

 「這是我看過最有才華的日本推理作家」

 

究竟李大校長你沒看過「京極夏彥」「我孫子武丸」之類的神作家吧?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