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白色房間聽月歌


其實我在享受她一直刮傷我皮膚的痛苦,是一種強迫自己承認這種傷害的關係是如何地不適合在一起,像第二段鐵柱的故事編寫即將結束的一個劇情。

 


這本書的翻譯李美惠的功力普普,用字遣詞淪為平凡無奇,更甚有家道中落寫成家道中弱的錯誤用法,但故事本身卻有很大的創新跟值得深思的地方,寂寞的【剝離師】,貪嵐的合作夥伴,以及不該產生情感的誇張木偶,還有隨時會出現的各種靈體的結合成一篇只有百來頁的小故事,簡單的翻一下打發時間的小小驚喜。
 

鐵柱就比較有深思的空間了,裡面提到一個觀念

 

「人是被人自作主張的帶來世間,難道不可以自己決定離開的時間嗎?」

「明天終將會帶來不幸,不如在此刻我結束掉保留此刻滿足的人生?」



鎮民會長深愛著文學素養了得,聰明慧黠的【瘤女】,她雖然有著其貌不揚地讓所有人別過頭去的外貌,但奈何一身的涵養讓當時為小學老師的會長堅持成婚,十日之後,瘤女結束了這幸福的一生。

豈碼,她過了幸福的一生。

我呢?或許像那個忙碌的辦室人員一樣,將來會在咖啡店裡整理書,煮咖啡,或者在深夜唱著陀飛輪,等著一個肥胖的老巫婆帶著木偶來把我收到哪個應該去的地方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