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與野獸之死.jpg

 

「夏天」這個熱魔,在我經歷了一趟難耐的飛行落地之後,意外地披著熱浪迎面來襲,首當其衝地見面禮就是一個炙熱的擁抱,就幾天後,它又從機場與飛機相連著的那個天橋再度吻別我,我在倒數計時的起飛噪音中,逃離似地回到了適合生活的熱帶島嶼。

 

就短短幾天的煎熬,立刻可以明白許多在書上告訴我們、電視節目裡看似無病呻吟的感慨,赤道上的生活步調與人種總是散漫慵懶,遠遠超過體溫的氣候,做什麼事也提不起精神,怪不得黏膩骯髒的生活環境造就了這樣的國度。

 

所以這本預期中打發時間的小說,閱讀速度與氣溫指數呈著反比的走向,每天以兩三頁的速度在進行著,剩餘的時間全用來埋怨工作枯燥、體驗氧氣被燃燒殆盡的窒息。

 

 

S__35856420

 

回顧這種七三七小型客機的擁擠,

髒亂醜陋的中國人、

毫無禮教素養的東南亞人、

脫離禮儀印象的日本大媽們,

不間斷地在狹小的走道中魚貫地爭搶廁所,

鄰座大談佛經要義,勉強發音的中文令人聽了作嘔,遇到空姐的服務時,只會嘴巴開開的不知道怎麼回答,且傻乎乎地對著美女傻笑,空姐省略白眼之後,不耐煩地把所有會的語言全背誦了一遍之後,

一邊擤鼻涕一邊咳嗽的台灣人:「GABEE HO AH」。

 

擺明要我體會除了這五天的難耐之外,再免費奉送的一場度日如年了。

 

 

 

S__6037529

 

這本小說並不起眼,在我第一次接觸到這個名稱的時候,但是因為旁邊那一行細小的黑色說明文,讓我在博客來這個惡魔的勸敗之下,不加思索地暗下了訂購鍵,因為「博客來」越來越懶散的服務態度,過了好幾天才送到我的手邊來,中間還是經過了一場不太愉快的客服與鑽石會員間的冷漠衝突。

 

 

 

S__35897350

 

狼蛛被拍成了叫「切膚慾謀」的電影,安東尼奧班德拉斯、阿莫多瓦對美女主角的篩選,至於劇情雖然有點淡忘了,但是只要經過兩個小時就又可以輕易地喚醒了記憶,只是,再看一次電影後,卻突然覺得這個作者若不是經過阿莫多瓦的巧心包裝,以及這位美若天仙的女主角輕解羅衫的演出,恐怕又會淪為叫好不叫座的冷硬電影,但事實上,

 

在仔細追究故事發展與劇情的表現上,並沒有讓人有太多意外與驚喜的發生,所以我還滿後悔一個上午再重溫一次「切膚慾謀」這個故事讓我造成了反印象,而且,我在看電影之前,就已經開始了這本「美女與野獸之死」。

 

 

 

美女與野獸之死

 

法國人的構造與民族性把「灑狗血」這種「寫作風格」與「故事創作理念」給「揚棄」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耐心的考驗」以及「作者文學基礎的展示」。所以其實就簡單的一個故事,把比較「值得一讀的部分加強在倒敘法上的描述功力」上。

 

無怪乎黃國華會在他的部落格上大肆撻伐「刺蝟的優雅」是何等的劣作與賣弄,在我所見,不同的民族性讓地球上的創作可以多元到讓你眼花撩亂,這是何其有幸的閱讀資產,書評的表現像一座清楚的鏡子,反映出各種閱讀後所表現出來的感想,清清楚楚地告訴更多「觀賞讀後感」的朋友們,接觸「法國文學」後「咒罵」或「欣賞」的心得創作者們,是何等的心態與觀念拾起這一本書,然後又是怎麼樣的一個風度與態度去放下這一本書,接著絞盡腦汁,寫下一篇「忠實紀錄的閱讀心得」或者「譁眾取寵的笑話一則」。

 

 

 

 

美女與野獸之死

 

說到男人的上進心與努力,這些推動一切的助力或者所造成輾轉難眠的壓力,與客戶上司的關係其實是必然的,進得了廚房就不怕熱,但是若本應該是鼓勵與支持的力量,卻也失控地變成了鞭策與催促的皮繩,這個故事會發生,就不是無端端的渾然天成了。說是黑色故事,我倒覺得是一件世界上男人都在經歷與生存的一場難以呼吸的窒息試煉。

 

 

 

美女與野獸之死

 

現實貪婪的「美女」,被逼上梁山的「野獸」,被拖累的目擊者,晚年淒涼的警察局長,如果找碴人與女記者之間的情慾可以加強描寫一些,恐怕不會讓這個故事偏向冷硬寂靜,最後對於故事開端的幻想的描寫、目擊者選擇的結果,這讓人眼睛一亮的結局,「美女」終究比女子小人更難養也呀!

 

 

 

美女與野獸之死

 

說到貪婪,這種事多的咧!在我身邊,在你身邊,你閉上眼想一下就好了,不要想太久喔!怕你腦子會擠不下這麼多無恥又愛計較的嘴臉,比「犯人」家裡的那些垃圾袋噁心幾百倍的。

 

這並不是什麼推理小說,人物可能因為文法與翻譯弄得神秘兮兮或者是小小的複雜難懂,就別把心思放在破案與小開關小腳印上面了,就這麼簡單的一本「倒著說故事的一個黑色落寞小品」。

 

 

 

 美女與野獸之死

提爾希‧容凱(Thierry Jonquet,1954-2009)

  大學主修哲學、職能治療,陸續在老人療養院擔任職能治療師,精神病院擔任護理人員,醫院照顧先天殘障嬰兒,以及在巴黎北部郊區擔任特教老師。

  提爾希‧容凱是法國新偵探推理小說界最重要的作家之一,他的小說陰暗晦澀,取材於現實生活,穿插政治諷諭與社會批評,由於早期的工作經驗直接接觸死亡與瘋狂,死亡與瘋狂也成為他日後作品一再出現的主題。提爾希‧容凱短暫的一生創作二十餘部小說、十餘部青少年小說、多部短篇小說,以及電視劇本。一九八二年出版第一部黑色小說《禁錮的記憶》(Mémoire en cage),旋即成為法國偵探推理小說界的重要作家。在政治主張上,提爾希‧容凱青年時期即加盟左派政黨,後來先後加入法國激進左翼政黨「工人鬥爭」(LO)和「革命共產主義聯盟」(LCR)。不過普遍認為他未在文字作品裡標榜他的政治主張。

  提爾希‧容凱說:「我書寫的黑色小說仇恨與絕望占上風,並且不停地的搗碾書中悲苦的人物直至粉身碎骨,而我絕不予以救贖的機會。」

  他的《狼蛛》一書並由名導阿莫多瓦改編為電影《切膚慾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