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af.jpg

 

這是一個警察為了對前妻贖罪,用一身不死傲骨來辦案,最後天馬行空地幻想式解決了飛翔屍體之謎,讓兇手點頭認罪的一個故事。

在民國七十四年時的作品,倪匡跟連城三紀彥都在那個時候大放異彩,這廣島莊司的作品也在這個時期給端了出來,雖說是本格派的寫作風格,但是故怖疑陣的鋪陳似乎多了一點,那時在念高中的伊坂幸太郎看完這本作品後,立志要成為一個推理小說的作家,進而有了死神精準度這樣的名作品,如果我是「伊坂幸太郎」,一定是想寫出一個不要囉嗦,每頁都有新進度的推理小說吧。


如果是抱著懷舊跟珍惜本格派作品的,輕鬆看,三矢公寓的圖不必花太多時間去研究,夜鳴石跟盔甲戰士的傳說,這一類的梗在大部份的推理小說裡面履見不鮮,利用人性對未知冥界的恐懼,進而誤導辦案與社會觀感的正確性,所以常常會有鬼神殺人,靈異事件的產生,京極夏彥恐怕是我到目前最愛的一個作者,因為看過他的姑獲鳥之夏,所以在夜鳴石這個說法出現後,我大概可以推敲出哭泣聲中就會出現命案,只是那盪鞦韆的靈感,牽強了一些呀。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我卻為孤單的生活而一頭栽進推理世界。或者有一天,我的生活也是一部精采的推理小說吧。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