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之器

 

這本書會紅透半邊天,本身就是一個推理事件,那至於謎底就是一場商業又商業的打獵遊戲,獵人是鐵了心賺黑心錢的文字販賣者,獵物則是輕信所謂推理始祖的驕傲作品,索性就埋首這本厚重集結式社論中的人們。


我對於名家背書的大作而產生了景仰心情,卻又因寫作能力與感情表達無法運用認得的不多的文字來描述說明,所以便使用一種行為跟景像來演出會最具體,像把小說拍成電影一般地形成懶人包或讓人輕鬆易懂。

 

以下是我如果拍成電影,該會是用這樣的情節來形容這本小說。


「內地人民光著腳,對給他們手中這張印著某某總裁的名片的人哈腰鞠恭,諂媚盡獻地工作了多天後便發現事態不妙卻仍然敢疑不敢言,然而這個老闆他心知最後還是會被拆穿,於是連夜搭上往南的夜車馬不停蹄地奔向機場,夾著不段露出的狐狸尾巴匆忙地搭上飛回台灣的班機。」這就是我對這本當年在日本報上連載的小說的最深刻的感受,寫作的人就是當年的某某總裁,我們看了名家背書後信以為真的話,就是其中的內地人民。(這是我的親身經歷,在當兵的日子裡,我以為是歃血為盟同苦同難的兄弟,結果還是沒有意外地被時間證明是一隻好吃懶做的垃圾米蟲!)


當年戰後的日本,如果撇除聞名於世的情色產業跟自銘得意的武士道精神之外,恐怕娛樂方面的表現,就是在寫作及美軍所帶來的世界文化吧。因此只有國小畢業的松本清張有了中年以後的舞台,接連在無娛樂時代的報上的連載受到了廣大的喜愛,而在受寵之餘開始有了很明顯的廣告行為,像是本書裡面提到的日本知名的算盤出產地,東北的美景,九州等地的神社的介紹,五百八十頁的篇幅裡面佔了大多的頁數。

他自有解讀地表示華麗的文字不如平鋪的陳述,這或許符合當年戰後人民初步接處到小說資訊時的閱讀樂趣,但是一轉眼這六七十年來,江山代有才人出的真理在順利成章的運作之下,果真出了不少寫作人才,或許我不必多說後人出色的表現,而實際上在砂之器裡所表現出來的今西刑警,裡面講到他肚子餓吃東西的句子實在太多了,與他夫人的互動也著實地只是想讓每天報紙上有文字可以連載,每天九千字的產量,卻迷失了故事引人入勝這個主要的精神,牽強的連結關係,從電影院內的照片看到20年前善心收養的一日養子?

或者是殺人之後一定有血衣,血衣如果焚燒會驚天地而泣鬼神,所以一定會撕毀,進而從男人話題裡閒聊的碎片雪花美女中得知嫌犯的關係。

神話了,也胡扯化了。

為了讓故事可以接連下去而勉強為之的交待,有書評家可以反覆看了四次之後還對他在豔陽下走了三十六公里路尋找證物所感動,還可以因為無辜死者而悲痛不已,或者是因為錯誤判斷無功而返讓他可以熱血沸騰地期待新的方向來偵辦。是因為這些書評家是很多年前就寫了這個書評嗎?或者是因為稿費的關係像關川後來吹捧具體音樂一樣的誇大不實呢?

砂之器這本實實在在厚重的小說如此盛名遠播,本身就是一部推理事件,如果讀推理的人繼續緬懷過去而無法追尋吸收未來,可以想見二十年後依然有更多的推薦序把這本拆成上下集,封面的書腰一樣會寫

 

2030年年度推理第一名巨作。


認清自己的直覺,堅持多元化的吸收新作家的想法,對自我,對松本清張,對新的創作者,是一種真實感動的尊重。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