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的留白.jpg

 

一個平凡的故事,無知的年少時光,沒有生活重心的家長,搭配上刻意耍弄的文筆,交織成這一本無聊透頂的罪的留白,如果這些時間我拿來讀點別的,是不是不會那麼失落?故事的內容也沒什麼好在這裡記錄或說明的,老套的故事,無聊的青春期少女對話(80%),差勁的文筆,不知所云的角色充斥。要勉強說有意思的,頂多是故事裡提到的一些在精神科領域上,對特殊人格與思考模式,下了一些專有名詞的代名詞,很遺憾地恐怕是這本書上唯一的亮點。

 

 

罪的留白

 

這些名詞是當這些有特殊人格特質的「精神病患」發生症狀的時候,有個聽起來好像很厲害的高專業知識的說法來定義而已,並沒有太大的作用在改善人類全體生活,或者對腦部有什麼跳躍性的研究心得。

 

「凱卜葛拉斯症候群」這是一種會把身邊親近的人,認為他們是被某個人「冒名頂替」的認知障礙,比起抱有無憑無據幻想的年輕人,這種腦部功能障礙的事實更令人驚訝。(話說這是西元二零一七年八月後被命名為「昂首公雞哥」首次對我進行自大的攻擊,部隊的信仰鏗鏘有力地認為:這是一個無聊的定義!)

 

 

 

罪的留白

說霸凌,談霸凌。

 

 

 

 

罪的留白

 

家長軟弱其實才是真正對霸凌的自我容許,要嘛:「我們就是窮人,我們就是可憐人,我們沒有能力對抗這些惡霸!」要不就:「你爸是名人,你要忍氣吞聲,當作是磨練喔!」

 

正所謂成功的人找原因,失敗的人找藉口,老人家在政治與社會上的成功與否還不容我下定義,但是在他一生火爆脾氣下「對我受到傷害的幫助」「擔憂自己受到形象牽連而無法步步高升上」,選擇了後者,在我看來,並不是一個跟成功有任何關係的人。 

 

 

罪的留白

 

我鼻青臉腫的回到家,卻只能吞下淚水謊稱是打球受傷,在軍隊裡被連長夥同老兵集體霸凌到瘦得只剩不到六十公斤,我的家長只會息事寧人,寧可願意相信我是缺乏磨練,他身邊那幾個沒有道義的假黑道秘書還嘻皮笑臉:「他們為什麼要欺負你,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罪的留白

 

老人家成仙去了,我的小孩子才正要開始他們的人生,軟弱就隨他吧!畢竟我的一生只是為了要成全他虛榮的政治成就與虛有其表的社會地位,但事實上,這不過是他們兩個為人父母的自我設限與對下一代毫無責任感的龜縮人生,人,生下來就是孤獨的,沒有人可以替你勇敢,沒人可以給你堅強,人生是一場沒有休止的戰鬥,與自己,與外來的各種形式的敵人,當然包括生老病死啦!

 

哪個班上有什麼帶頭的?

哪個團體裡有什麼老大的?

 

 

 

罪的留白

 

文明如日本,先進如英美,層出不窮,滿山遍野都是這個問題,人類終究是吃肉血腥的動物,快樂的來源選擇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上,是一種最不需要努力的付出,也是最快可以目擊的傲人成果,這是懶惰與無能的物種,只是物競天擇上,大多數的人染上了變色龍的基因,有樣學樣,沒樣也會自我想像,隨著染色體放電影響行為,兩千年後,社會學校團體八成還是這個鳥樣子。

 

 

 

 

 

罪的留白

 

我無所謂了,最好的修行就是與人接觸時,可以帶給人寧靜祥和愉悅,人類始終不懂這句話,就算懂,也會一邊踩著他人的屍首嚷著:「還我江山,復我偉大的霸業!」

 

 

 

蘆澤央 You Ashizawa

1984年2月13日於東京都出生,現居神奈川縣。2006年千葉大學文學部畢業後,曾任職出版社,自2000年以來持續投稿參加各文學賞,原本創作的是純文學,之後慢慢轉向娛樂性文學。2012年,以「罪的留白」(罪の余白)一書獲得第3屆野性時代先鋒文學賞(野性時代フロンティア文学賞),隨後以小說家身分正式出道。自稱目標是成為人們被詢問「請舉出最喜愛作家前三名」時,自己的名字能被列為第四名的作家。第二本小說「噩運不要來」(悪いものが、来ませんように)於2013年8月由角川書店出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