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愛情.jpg

 

說來話不是很長,最近剛認識了這個作家「薩芙」,說認識也不免有往臉上貼金之嫌的自我吹捧啦!就是跟他聊到在部落格張貼的一些讀書心得或者攝影紀錄,來來往往的相互對話留言,要嘛就是部落格的,不然就是比較方便的臉書粉絲團,崇拜作家一直是我單純的赤子之心,在一開始還不知道原來她已經有兩本創作在博客來上公開,以為又只是一個醉心於網路部落格的寫手自娛,謙虛大方而且博學多聞,是最近在部落格上眾多收穫中的一個愉快。

 

話說這本看來像是言情小說的設計與書名,很難讓人可以把眼睛裡難得的聚焦擺在上面,這是一個最基本的外貌主義使然的缺點,另一則是因為太多台灣作家的恐怖作品,讓人搖頭嘆息並對自己的內臟發下毒誓:「再花時間讀這些小鬼的東西,就讓你的指數回到癌症初期的慘不忍睹!」所以這一陣子都只有歐美並且被推薦的一些厚重的,或者是日本的京極夏彥(讀到一半一下子出國,一下子面臨店務擾人。),因為看到博客來上滿滿的讚嘆回應文,以及對「薩芙」有了皮毛層面的認識,於是從薄一點的小小本開始,這是一篇九年多前發表的青澀愛情故事。

 

 

 

「如果把一浴缸的水倒了出來,也澆不熄我對你的愛,而浴缸的水可以倒出來嗎?答案是可以的,所以,我愛你。」

 

這是痞子蔡,蔡智恆在二十多年前所編寫輕舞飛揚的絕筆信,從那本開始,我幾乎沒有在關注過愛情這檔子事情了,畢竟因為死心的關係,以及對性慾管理的不當,造成了現在厭鳴的人生模式,於是這種輕小說、言情小說、探討愛情溫情這一類的,已經被我悄悄地歸類在科幻文學的範疇內,我已經深信不疑這其中的胡言亂語,我已經棄絕了故事主軸裡相互關心的任何舉止,這些太陽系以外的造化,與我在世為人毫無關聯。

 

當年當然也為這個痞子蔡的曼妙文筆與最後的生離死別感動不已,畢竟經了許多事,也多少長了一些智,那些沒有接觸過而覺得新鮮的風花雪月,如僅枯井旱地一片,再難有落花飄落,流水早已不復見,所以在閱讀這格愛情故事得時候,倒覺得年輕就是這樣,像書店裡因為讀書會而幫忙盧爸爸管理書店的店長所言:「年輕」

 

年輕的無限可能,衝著這個天賦人權,我用荒誕不羈的人間遊蕩,學到了現在的沈默不語,我把有限的精神體力全奉獻給無知的空虛,換來了現在長時間處在只能休息,連笑起來都不快樂的黑白色系。

 

 

 

但是我笑了,在裡面提到了一些像是「如何閱讀一本書」「娜威森林」等等的角色,村上春樹的不提,這不論是假文青或者真實喜愛文學的人,都九成會閱讀的一本,而前者是我一直買來,後來卻又棄置於某處(書深不知處),直到內人因為參加讀書會而吵著說要學會看一本書,才又被翻了出來。

 

書蟲作家的作品裡往往很難避免提到一些有名的作品,保羅奧斯特啦!村上啦!寫那個刺蝟的優雅的法國人啦!還有台灣的推理小說「不藍燈」,讓作品在黑白字裡行間裡不自覺的生動起來之外,還引起讀者們的共鳴,但是這招式已經用老許久,除非有精準無贅字的用詞,才能博得喜歡的心情,才能呼應起那個年代裡心理的漣漪,薩芙做到了這一點,雖然她謙虛的表示這作品讓我破費了,短短的一篇故事(雖然收尾有點趕時間的感覺)裡有許多回馬槍的小回憶寫法,讓我非常的喜歡,像是馬明哲又一次遇到盧媽媽的時候,還提醒讀者們在第一次見面時撞壞招牌的糗事,讓者個作品的迴盪與時間的緬懷上,增加了許多故事的溫度與真實感受,彷彿在讀到的同時還感受到乒乓撞壞招牌的聲響,那種尷尬的青澀臉孔等著挨罵得靦腆。

 

喜劇收尾的故事,輕鬆愉快的閱讀,準確無錯詞適當幽默的文筆。給對閱讀失去耐性與信心的朋友們,一個很好的休閒時光,如果你有兩個小時的飛行時間,為什麼不讀讀這個沒有壓力的好故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