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桑莫的走騙人生

 

也不知道是怎麼樣的一個因由,可能是因為最近看到保羅托迪的遺作一部部被台灣的出版社代理進來,一篇篇地被完整翻譯上市的關係,這一切迫使我想起,到最近才從咖啡店書櫃上撤下的一整套,保羅托迪的作品。

 

自從「到葉門釣鮭魚」被拍成了「飄洋過海愛上妳」這部電影,喜歡「伊旺麥奎格」、「愛蜜莉布朗」的關係所以自然認為這部商業電影拍得有聲有色,理所當然的這個作者的所有作品,就先全系列都收藏起來,沒有什麼好考慮的。

 

 

 

 查理桑莫的走騙人生

 

或許是這趟菲律賓投資考察的心理壓力,我盯著那個渴望得到貸款的名嘴所發出的LINE訊息,從回台的隔天到現在,手機軟體上一直有著紅色圓點標籤(可惜不是萊卡相機)顯示著1這個礙眼的字體,不想刪除這個人,也不想讓他知道我已經讀了卻撥不了款,就這樣擺著的這個小紅點,引發我每個夜晚的惡夢活躍登場,如此這般的煩惱就像讓我因禍得福在滿牆的收藏品中,不偏不倚地與這本完全不預期會閱讀的小說不期而遇。

 

被翻得皺巴巴的塑膠書套顯示了被翻閱過的次數,顯然的,這樣擺在咖啡店裡不只是壯觀的炫耀而已,在事實的這個實質上,的確有這個作家的愛好者不斷地從書櫃裡抽出來,再擺回去,四年來,印刷已經不耐台灣的潮濕,小小泛黃了年代,這本是保羅托迪所寫下的「查理桑莫的走騙人生」。

 

 

查理桑莫的走騙人生

 

確有其事的,這幾天我為了菲律賓的雙寶的貸款案,寫了一些莞爾一笑的回憶錄,但是深藏在骨子裡的卻被保羅托迪這個故事給完整的陳述了一些觀念,一個好的作家經歷了不尋常於一般人的平穩人生,一個「希望大於經驗」的創業者的心酸與掙扎,在穿插出現的心靈祈禱裡,被沈默地上映著,看在我的眼裡,卻像是天津漁民的傳統,敲鑼打鼓要吸引魚群般的讓我腦海波濤洶湧。

 

保羅托迪好像認識我似的,亨利的大宅院裡住的人,並不是電影裡所上映的大亨小傳場景,而鬥志卻成為了貪心的說詞,如果說我這三四年來的鬥志,這些時間的汲汲營營,完全不是因為個人的貪心與虛榮,那未免也太自欺欺人了,但是這些辛苦的戰爭,我的指引兵群,我的轟炸大隊,又真的命中了多少可惡的敵人?又錯手殺死了多少無辜的農民?

 

兜了一圈下來,紅塵來呀來,去呀去,都是一場空。

 

埃克的嘆息:「或許我該回到北方省吃儉用的過一生,每天無聊地喝酒,喝個一兩年就把自己給喝死算了!」

 

 

 

 

 這幾天跟內湖那個攝影名師聊了一些言不及義的亂七八糟,像是辛苦的生活、風姿卓著的女模特兒、或者走過歲月後所出生的兒女以及什麼時候退休浪跡天涯之類的美夢,之前我向埃克一樣善良呀!

 

無息貸款多到幾百萬的給

 

什麼高島屋來的香港大廚,像是給

什麼深坑想要發憤圖強的攝影少年,或者

什麼新竹的摳門騎單車肥仔,

什麼要闖出一片天給鋼鐵上市公司的爸爸看的陳X華,

什麼撞球場一本萬利的陳X傑,

 

還養出了幾個什麼都反對我的咖啡店店長,

然後還有一些逢迎拍馬老人家身邊的秘書機要的,

還有那種目光如豆的房屋仲介姓張的姓夏的,

 

我除了把一身惹得腥紅,這一年來還把腳給弄斷了,更別說轉過頭去看那些飛舞的塵埃,血跡斑斑傷痕累累。

 

征戰後,

總是多少了解了一些人的力量如此渺小的生命真諦,不是你因為貪心,或者利用聰明才智就可以得到想要的東西,簡單講了,都混了這麼久了,我實在累的不像話,身體也差勁到不像個人樣。

 

查理的退讓與釋懷,那首輕鬆的歌曲或許哪天在我的告別式來臨前,我得痛快地高歌一曲。

 

wine women and wars」男人永遠的最愛,我只想靜靜地躺在你身邊?

 

 

查理桑莫的走騙人生

 

人生辛苦又複雜,不論外表多麼風光,不論財力多麼雄厚。

永遠不變的也不會錯的結論,人生既辛苦又複雜,而且沒有人可以活著離開的。

 

 

 

 

查理桑莫的走騙人生

 

談一談這本好看的故事書,毫無狗血。就幾個退役後的職業軍人們,與一個落魄無依苦中作樂的騙子幾年內來來往往的平凡故事。

 

這是我第一本保羅托迪的小說,到目前台灣有翻譯上市的,洋洋灑灑總共六本,如果想要來一場燒殺擄掠驚天動地的萬世恩怨,或者想來點盪氣迴腸兒女情長的生離死別,那就馬上換書吧!

 

英國文學多半是這樣幽幽淡淡地,說故事原來可以這麼平靜,就像生活裡的困難與苦難,總是這麼貼在背上,沒有分秒的離開與休息,白天裡在你工作呼吸之間,夜裡,在你驚悚惡夢裡層出不窮。他在說明一些平凡無奇的故事,但是文字精準的命中你每一個舉動的要害,而且取多異於常人的形容子句,你說他天馬行空神來一筆?或者說無俚頭地隨意填寫,都很難具體地形容他這精鍊的文字,雖然柔軟卻堅硬無比,雖然鏗鏘有力卻又如吳儂軟語一般地溫柔撫弄你的心情。

 

是不是爸爸給我的靈感,讓我突然間對這種功敗垂成的各種騙子有了些憐憫的寬容?蘇察哈爾燦對著蹲在他面前的皇帝說:「丐幫弟子的數量不是我決定的,如果人人安居樂業豐衣足食,鬼才想當乞丐咧!」究竟上當與否,都是結果論,而結果卻因為一時間的需求與情緒,被定義了正確或錯誤,實在是聰明有餘卻毫無智慧的人生呀!

 

騙子沒有錯,錯的是自己並沒有智慧與決心,任憑驕傲與無知的自信來擺佈自己該是燦爛卻緊皺眉頭的黑白生活。

 

 

 

查理桑莫的走騙人生

 

Paul Torday

 

(1 August 1946 – 18 December 2013) was a British writer and the author of the comic novel, Salmon Fishing in the Yemen. The book was the winner of the 2007 Bollinger Everyman Wodehouse Prize for comic writing and was serialised on BBC Radio 4. It won the Waverton Good Read Award in 2008. It was made into a popular movie in 2011, starring Ewan McGregor and Emily Blunt.

 

Born in 1946 and educated at the Royal Grammar School, Newcastle and Pembroke College, Oxford, Torday turned to fiction writing only later in life, and his first novel was published at the age of 59. Prior to that he was a successful businessman living in Northumberland. The inspiration for the novel stemmed from Torday's interest in both fly fishing and the Middle East. From these two strands, he weaves a political satire that centres on the world of political spin management.

 

His second novel is entitled The Irresistible Inheritance of Wilberforce (titled Bordeaux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is about a man who drinks himself to death.

 

In 2008 he was nominated for Best Newcomer at the Galaxy British Book Awards.

 

Torday's third book The Girl on the Landing was published in 2009. This novel deals principally with the themes of schizophrenia and racism.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