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人雙曲線.jpg

 

正所謂朋友多沒有壞處,若是「只會放」「不會收」的冗長聊天卻是讓人望之怯步,可是你只要保持一個「君子之交淡如水」的信念,自然可以全身而退,自然避免長時間聊著夾雜英文的天,應該是這樣吧!這是我對於那些在國外長大或者沾了一些洋墨水的留學生客人,常常敬而遠之的一個原因,一旦嘴開了,像是不吐點泡泡就活不下去的魚兒似的,閉不起來。反觀這次在清邁與英國高材生的對話中,中文夾雜粗俗老套的台語,倒是讓我心花怒放的用台語聊到英國脫毆公投的始末,倒也有一種替台語眾生們打開世界觀的暗自竊喜。

 

為什麼這段小感慨會加諸在這本小說的心得的開場白呢?就還是感謝那個漂亮的「奧地利小姐」贈送這本民國七十七年九月十日初版上市的「西村京太郎」的小說,當時恐怕還是鉛字排版的關係,所以總有些許錯字與字體整個九十度大翻轉的特效,特別是那一把「二十公尺」的登山刀給插在桌上那一句,林白出版社到後來不了了之的原因,多半是代理了小說進來卻草率行事地出版,弄的一本只賣一百四十塊錢就可以獲利的書籍(當時錄音帶也不過一張一百二十塊錢),卻沒有再繼續下去了。

 

話說那個時代的推理小說一定得製造一個密室,雪地山莊,這種大費周章地殺死一些不該死的人,而且總是會有類似日記、遺書等等的把讀者看過所有的篇幅給鉅細彌遺地記錄下來,供給熱心又隨想即可得到正確解答的警探更多細節的補強。千篇一律的故事內容,換個國家換個場景,換個兇手與被害者的互動結構,就是一本令人讚嘆不已的「密室殺人推理小說」,看來林斯諺等等的這些名家,可能是深受其害而不自知,什麼雨夜莊,冰鏡湖的都是承襲這一些故事的概念,始作俑者該是「黃色房間之謎」,但是人家的動機與殺人的目的是為了保全清譽(在那個時代名節比什麼都重要),但是這些海濤法師口中所闡述的:「老鼠冤」,竟然可以引起這麼費盡心思,佈置策劃了一連串兩地相隔的錯亂犯罪的誇張手法,而警察八成有了天眼通順風耳等等類似冥想的能力,敵方的一切動靜步驟全都在須臾之間全數猜透,

 

什麼無聊的保齡球瓶?

什麼無聊的畏罪自殺?

什麼無聊的去嘲諷警方?

 

 

殺人雙曲線

 

一下刮鬍子一下又留鬍子的記者?也太無聊的橋段了,分明就是要告訴不耐煩的讀者案情出現了曙光罷了!

 

為什麼雙胞胎互相不承認就可以無罪釋放?

這是甚麼觀點呀?

 

這種事情也可能只有在這本小說裡才能得到成立吧?至於打賭個什麼憂鬱男生是不是為情所困?還要寫下我錯了三個字來表示玩笑猜錯了?

 

或許在那個沒有娛樂的時代,造神是一件必要而且稀鬆平常的事情吧?另外一個讓人覺得討厭的:「And Then There Were None」這本小說十萬人有十萬人知道是翻譯成:「一個都不留」,偏偏咱們翻譯大哥林達中先生(Mr. LINDAing琳達中)就要搞成「什麼人都沒有」,警方竟然還因為遺書裡,一個被害人有聊到現在的處境很像這本推理小說,而特地去書店買一本回來閱讀想因此破案?

 

 

殺人雙曲線

 

很欣慰,我在這幾年受到「長髮哥」給我近朱者赤的影響,開始了我對閱讀有著蠻橫又堅決的自我磨練,這一類的作品畢竟在我的入門款閱讀經驗裡是屬於「娛樂有餘」「毫無深度」「毫無知性」的一款,雷聲大卻下不了雨,卻要你把已經穿上的雨衣裡的汗水,自欺欺人地誇大雨水的滂沱。

 

 

    

挑戰阿嘉莎的一個都不留?省省吧!

 

所謂的「老鼠冤」指的是當初兇手的母親因為失足落軌,造成重傷,但是路人冷漠無人搭救,導致了遲緩送醫而死亡,所以對那些冷漠的路人心存怨恨,決定犧牲雙胞胎中的其中一人來為母報仇!

善哉善哉,究竟是為了母親報仇?還是為了滿足他們自己兇殘的慾望?畢竟有個代罪羔羊不正是兇手的願望嗎?處心積慮地殺了這幾個冷漠份子,表示母親的死與他的照顧無關,都是社會的錯,都是國家的錯,都是人情冷暖的錯,所以我要為母親報仇雪恨!要知道這一切都是因果呀!只有心存善念幫助他人,把這些功德回向給冤親債主才是正確的做法呀!心安理得又何來怨恨痛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