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眼少女.jpg

 

從清邁回來後,我對於一切人們所建立起來虛實各半的榮華富貴,好像有了全新的認知與定義,為什麼說好像?

 

畢竟我也不是很清楚是不是該就此宣告退休,身處於現在,還是得天天舟車往返於銀行與偽善臉孔之間,演出各種七情六慾為了完成所謂的爾虞我詐,到底是不是真的有所收獲或者得到真正的快樂平靜,那又是另外完全不同的事情了。終於不堪煩躁的結果:病了一個多星期,昏睡成為了每天的生活作息,但是胃口奇佳的三餐又令人不禁懷疑我裝病的可能性,而其中最具指標的評論莫過於:沒有出席的家族聚會。

 

星期天的那一場在老家的餐會,所有所謂的家族的人們都來這吃吃喝喝,好不快樂地配合演出和樂融融的大家風範,我當然看透這些虛情假意的嘴臉,自從老人家成仙得道之後,理所當然的我就可以完全不必應付這些場合了,所以我生病的理由給了老娘一個最下的了的台階。與會人士之中也有令人意外的,那個當初被我逼迫還俗的「本葬法師」竟然也到場了,當初怎麼會威脅逼迫一個出家人呢?畢竟他出言恐嚇如果不念地臟經,將來會得不到錦衣玉食的好生活,這就不能怪我把唐三藏那一段「噹噹噹」的影片拿出來給他看,瞧他當時還看得笑哈哈,誰知道下一句被我惡狠狠地瞪了一眼:「下一場法會結束後,如果你開釋的時間超過五分鐘,我晚上就把你帶去那個人的店裡還俗!」我用下巴指向天上人間老闆那三七步的兄弟姿態身上。

 

麻耶雄嵩,這本小說在架上也三年有了,這是在二零一一年出版的作品,這個作家在台灣上市的小說就兩本:「鴉」(已絕版買不到了)、「獨眼少女」。

沒有很積極去找「鴉」這本小說,是因為對於尖端出版社的一種屬於個人排斥,畢竟被「喬」給喝令一些規矩之後,對這個出版社的自大有了很大的反感,況且他們屢屢推出一些台灣作家的幼稚作品,還大肆加以套裝上獎項的誇大浮誇,廣告不實虛偽造作,因此有著敬謝不敏的情節。至於這本獨眼少女在封面設計與書名的部分,恐怕在架上這三年,也鮮少被客人動手翻閱吧!出色著名作家的光環把這本黯淡的書給遮蔽了,對這本書不要說看過了,光是有印象的來來往往的客人,要是一問,恐怕搖頭如風吹之蘆葦,沈默如萬年之岩石吧!

 

反正病著也是病著,就解脫一下這虧欠了三年多的業障吧!

 

昏昏沈沈的看了睡,睡了看的在兩代之間遊走了一禮拜,終於在最後的三十頁裡得到了安慰,否則前面太多有關解謎的建築結構與不可思議的殺人手法,都讓人像是回到「純密室殺人」的解謎研究之中,我最怕的就是這種集合了馬蓋先、伊森杭特、諸葛亮、福爾摩斯、中禪寺秋彥、愛因斯坦、霍元甲、牛頓、霍金、葉問與林若平等等超凡智慧的人,才可以設計出來的迷宮、迷題、謎語、迷亂、迷惑等等的說詞,而動機與理由往往都讓人氣的想把書摔到牆上去,好像這樣一個發洩可以奪回失去的幾天的閱讀時光似的,「獨眼少女」最後的動機解釋,還好算是讓人感慨,否則真的早該放棄這為設計而設計的殺人過程,如果沒有一個好的理由動機,那這一切堪稱白忙一場的行為,真的對不起花錢又花時間的讀者們了。

 

「須輕」原來是蜜蜂的意思,在沒有教育的年代裡,宗教神鬼的信仰無論是小到斂財荒淫,大到治理一個大國都是無往不利的工具,哪個國家的皇帝不是神龍派遣下來的,中國的儒家後來可能大雜燴(因為教育與印刷技術無法廣傳)的關係,所以混雜了許多的(這是在一個雲南大學唸書的朋友提到所謂儒家已經不是真正的儒家了)學派,再加上時代與需求的改變,所以變成了天行健,君子當自強不息的所有教義就是尊奉天神,遵循古法不斷祭祀崇拜,便可得到國泰民安風調雨順,進而榮華富貴子孫綿延。這本是好的善良風俗,畢竟真的要接觸到科學這門學問,不是一兩百年來就可以讓大家接受與認知的,大家都知道讀書有多麼的新苦,那些高高在上的天才們,其實又是花了多少腦力專心在這些學問上面,才能有享有這些崇拜的眼神與社會上尊貴的地位,誰知道過了五百年之後,我們現在的文明將成為未來的歷史,到時候的人們又是怎麼噴飯地嘲笑我們現在對於電器的使用,無線電波這種飲鴆止渴的做法?

 

這場戲的格局很大,需搭配許多的耐心來閱讀,而複雜的人名與情仇,就是屬於這個作者的特殊風格了,「複雜的推理故事不一定就是好,簡單的推理故事不一定就是單調」,這個觀念是在賞玩每一本心血之作前,一定要有的客觀謙卑基本立基點,雖然這本獨眼少女讓人望之卻步,但真的一旦去翻閱了之後,在忽略掉殺人的故佈疑陣,忽略掉三代間人們之間個關係後,就可以比較輕鬆跳過一些利用文字來增加龐大系統的做法,而故事主軸,少女為何獨眼的來由,才是讓人比較動容的一部分,至於日本推理故事裡可以瞬間死亡的「氰酸鉀」,在這裡運用起來就整個俗氣掉了,更何況這種東西好像是坊間的明星花露水似的,一聞就知道是氰酸鉀?這個部分的書寫,有點懶散略嫌自大地推舉了一個尚未出師的偵探了。但總體來說的故事結構非常不錯,只是中間描寫的疑陣詭計刻意的複雜,讓人在重感冒的病床上看得失去耐性了。

 

嘻嘻!我幾乎幻想著種田跟美影到最後會上演「為了賴子」那一夜父女亂倫的戲碼。

 

 

 

獨眼少女

第六十四屆推理作家協會賞 受賞
第十一屆本格推理大賞 受賞
本格推理Best10第一名
同時榮獲三大首獎 推理界最大的驚奇!

 

 

麻耶雄嵩

生於三重縣上野市(今伊賀市),京都大學工學部畢業,在學中隸屬於推理小說研究社。

一九九一年,在島田莊司、綾辻行人、法月綸太郎等人的推薦下,以《有翼的黑暗 麥卡托(魚占)最後的事件》一書正式出道,

二○一一年以《獨眼少女》獲得第六十四屆推理作家協會賞、第十一屆本格推理大賞、本格推理Best10首位、「這本推理小說最厲害!」第四名等諸多大獎。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