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媒所愛的偵探.jpg

 

 一直想弄一間「京極堂」來收藏這十年來不斷買進又丟棄,丟棄又買回的推理小說,滿足我能完成一間所謂全台最完整推理小說咖啡店的夢想,至於賺不賺錢那當然就得問神了,我想眾神明應該會透過靈媒給我一個百分百的肯定:「錢太多不會來供養佛寺嗎?功德無量呀!」

 

既然人人可以發願,那我這樣的小小心願又有什麼不可呢?最近聊到倪匡的一些作品,突然間年輕了三十歲左右似的,活蹦亂跳的想起那一段衛斯理、原振俠的冒險故事,現在想到那種躲在課堂桌子下面,利用上課時間(特別是物理課)來探究外太空與地球人之間交流的情事,真是一段妙不可言卻又青澀徬徨的年紀呀!不懂得珍惜那些稍縱即逝的讀本,現在要再捧回手心,卻是難如登天呀!而這些還擁有當時版本的賣家,往往天價讓人囁舌以對,而新版本的倪匡集結本,竟然以一種俗不可耐的封面設計來呈現,我的青春在這三十年間被污染,踐踏得一文不值似的,如果說要珍惜什麼來的,這些在腦子裡揮不去的書目與記憶,真是人間難得的至寶,但往往都是失去後,才會驚嘆可惜可悲呀!

 

好吧!今天來看一本內田康夫的,架上差不多都收集齊了,只差第二本叫做是:「幸福的手紙」還在博客來的架上,而重複的這一本:「靈媒所愛的偵探」在不影響客人閱讀推理小說的權益的大前提下,我就把多餘的這本給帶回來陪著我生病咳嗽,對於加重病情阻止復原,有妙不可言的功效!至少對我來說,口味可能偏淡了一些,「旅情推理第一人」可想而知就是把旅遊情懷納入推理小說的第一人,剛剛跟挨打小姐聊了一下,八成是這些推理組織的刻意把這種軟弱結構,又穿插太多旅遊景點介紹佔篇幅的作品,歸類成為一個獨立的類目,才不會讓真心想要動腦投入推理大海悠遊,卻活活在淺灘裡摔死的讀者吧!

 

大致上會讓人聯想到因為年輕時犯過的錯卻潛逃後,將來為了掩蓋罪行而產生的第二次犯罪,像林斯諺的冰鏡莊殺人事件、黃色房間之謎。所以大篇幅的充斥著美食與歷史的介紹文就大概可以不影響劇情的跳過去了,「淺見光彥」這個看似軟弱駑鈍的偵探,個性上雖然看似老實紳士,但有些心裡話的獨白卻是讓人覺得把人性寫得很真實,特別是抱緊香櫻里時還想起兩個女人間對於身材的比較的溫柔私語,算是頗人性的紀實,讓人也讀起來覺得順暢愉快,講實在話,如果少了這些略帶人性的兒女情長,那整個南北奔波的故作忙碌調查,恐怕會讓老讀者笑掉大牙!

 

矛盾地方不少,畢竟如果是已經知道要偽裝成他殺來騙取巨額保險金拯救公司,又何必去委託偵探調查?(雖然說後來突然間委託人吱嗚其詞地要偵探停止辦案,但如果真的調查出來了,就因此得到自殺式成立的事實?)

知情的琵琶湖電視台又何必派一個傻愣子記者去攪和?(老闆只是單純想知道那個來勒索錢不果的良心共犯是怎麼死的?)

 

把保險金騙一騙,大家分一分解散了公司,不就相安無事?即便是抓到了當年開車越過雙黃線而逼的「式」氏落海的罪過,也不能加以囚服呀!所以一切的罪惡感與羞恥心,都太過嚴重了,或許在這種老一輩的作家眼中,這可是一件在良心上不可一世的罪過吧!

 

總之是對沖繩這個國家有興趣的讀者不妨一讀,這並不是一篇著墨在靈媒有多麼讓人嘆為觀止超能力的故事,如果是想知道怪異能力的不妨換個作者,畢竟這是「旅情推理」的故事,良心譴責與正義感之間的相互糾結獵捕的作品,資深一點的讀者,恐怕不用多久就知道答案為何了吧!

 

 

 

靈媒所愛的偵探  

內田康夫

一九三四年出生於東京。曾經營廣告文案公司。一九八年以處女作《死者的木靈》正式進入文壇。之後的《本因坊殺人事件》、《荻原朔太郎的亡魂》等作品不斷引起話題與風潮,鞏固了人氣作家的地位。在《後鳥羽傳說殺人事件》中初次登場的淺見光彥,為其筆下最受歡迎的偵探角色,在輕井澤更成立了「淺見光彥俱樂部」,入會總人數突破2萬人。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