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桃J.jpg

 

人,心裡總有個惡魔與天使,這是一件公平的天賦,無論人種使用的語言性別與年紀,光明與黑暗,善良與邪惡的一面總是那個纏繞著人的身心靈,我想這是老生常談的一個題材,但是卻讓所有作家這幾百年來樂此不疲地投入創作,我陷入深深的寫作黑暗與收藏書的一種狂戀之中,不知道該怎麼評定這本書的價值,但其中總有些斷斷續續的段落,可以些微的觸動最深的心情。

 

說到偷雞摸狗的年輕歲月,閉起眼睛,關上燈,四下無人捫心自問之後,這密密麻麻的條列式罪責,恐怕多不勝數吧!

 

我會偷竊,

縝密的復仇計畫,

嫉妒心,

憎恨心,

在嬸嬸的浴巾上吐口水,

無中生有的嫁禍他人,

盜竊台電,

毆打員工,

怨恨父母,

意淫同學,

 

 

然而在我的創作書寫中,潛意識又一再地把這些幾乎遺忘的事,用憤怒與怨恨的情緒來包裝文字,雖然我看了海濤法師的開示會有所感動,然而我面對生活上亂七八糟的衝擊一樣怒不可抑,雖然我想放下手邊所有汲汲營營的進取,然而看到龐大的金流挹注在銀行的戶頭卻滿心歡喜。

 

人是個很複雜的囚牢,運用它妙不可言無懈可擊的生理需求,操控一個這個像罪犯一般的靈魂去體驗生老病死的痛苦,無論功成名就的大作家,無論與世無爭的中年生活,其實潛藏在心裡的那一份因為記憶與天生的渴望,卻不會因為遙遠的路途,漫長的歲月而有所消磨,只是一日一日的累積,直到這一觸即發的開關被輕輕地打開罷了!

 

好吧!感慨到此,這個作者的人緣想必非常的好,堂堂史提芬金可以讓它拿來當故事的題材,這一點就相當讓人意外,特別是把史提芬金的作品冠上「剽竊」的冠冕,大膽又創新的故事內容,只可惜海德為何有這些作品,究竟是一個精神病患的自我抄襲,自我催眠,還是要暗諷所謂的大作家的作品,其實只是千篇一律與過往經典大同小異呢?

 

可惜沒有運用在這一點上面,而作者年少時的黑暗與家庭不和諧造成的嫉妒、怨恨或對妻子的誤解(或者真有其事),這後續的部分就比較稍嫌軟弱的結尾,畢竟我比較想知道海德女士的收藏,那些早在多年前就已經有的作品,後來怎麼淪為市面上暢銷的小說?

 

那麼多確鑿的證據都存在,何以她的控告版權的官司,都沒有成功沒有下文呢?

倒是十二歲時所發生那一件事情,果然是一輩子一家人永遠的痛苦,但女兒看到不知名作家的故事內容而感受到自己的生活被侵犯的反應,又有點過頭了我覺得。

 

翻譯者的咬文嚼字,讓人覺得頭痛不已,「自從」這個字,這位才華洋溢的譯者以「打」這個字來代替,往往一句話裡面打(since)跟打(call)電話全都混在一起,最好還再加上的一打啤酒喝完後醉醺醺地打人算了!

 

 

 

不知道是作者刻意使用紐澤西當地的口語還是怎麼樣的,非常卡的翻譯讓人看得十分倒胃口。扳回一城的,主角在潛入海德女士的書房時,所看到的林林總總,是那麼的迷人,雖然只有手電筒那微量的光,在我迷濛的眼神裡看起來,總是那麼光彩無比呀!真讓人想起在波士頓飄蕩的那些歲月,古老的房子的地下室,有一屋子絕版的藏書........

 

 

 

 

黑桃J

 

喬伊斯.卡洛.奧茲(Joyce Carol Oates)

喬伊斯.卡洛.奧茲是國際知名的暢銷作家,作品包括《大瀑布》(The Falls)、《金髮女郎》(Blonde) 及《我們是馬爾瓦尼一家》(We were the Mulvaneys)。她以《他們》獲「美國國家書評獎」(the National Book Award )獎。她也是「人文學國家獎章」(the National Medal of Humanities) 得主、榮獲「國家書評協會」頒贈「伊凡.桑德羅夫終生成就獎」(Ivan Sandrof Lifetime Achievement Award),也榮獲「PEN/默拉因德短篇小說獎」 (the PEN/Malamud Award for Excellence in Short Fiction)。她在美國普林斯頓大學人文學系任教,住在紐澤西州。二○一一年並以《玉米少女與其他夢靨》獲得恐怖類型最高榮譽「布蘭姆‧史托克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