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的人.jpg

 

即便生活不是那麼烏煙瘴氣,哪怕陽光早已透了進來,卻還是在黑霧瀰漫的房間裡,你伸手一摸,當然是這本反映你真實內心的黑色小說在作怪。

 

李宗盛不是也在演唱會上,或許是硬擠出一段揪心的感人肺腑之言,也有可能是真的有些異於常人卻又能說服大家的語重心長:「人本來就是寂寞的不管一人有多少個朋友,愛人或者家庭,他內心深處的感受,還總都是寂寞的!」平凡如我們的一般凡夫俗子,八成很難把感受這樣具體的文字化侃侃而談,往往許多說不出口的委屈與感受,就以「寂寞」兩個字來代替所有的情緒了,男人講出口是軟弱,女人說出口又帶了點曖昧,文字要來描寫感觸,本來就是一件相當困難而且不精準的事。

 

想必的啦!你我就是有這樣的痛苦卻無法找到耳朵傾聽,或者是在傾聽的耳朵,卻又沒有那張能言善道的嘴,這個時候,或許你可以像保羅奧斯特這本小說裡的主角一樣,今晚,在難眠的枕頭上翻來覆去怪天怪地之餘,你也想像個故事,把自己一生的過去化成角色的互動,用來緬懷以往,用來沈溺失去,或者用來計劃未來,這也許對大家來說,是個很實用的自我療癒。

 

保羅奧斯特的故事,你想歸類在哪一類?推理小說?無病呻吟的言情小說?感懷身世的魔幻寫實?還是引經據典的歷史紀錄?在閱讀了這個「黑暗中的人」之後,我們不妨大口咬定,敲下你手邊對書籍歸類的議事槌:「這是寂寞論述小說!」千真萬確,真的假不了,假的不能真呀!如果只是把一個寂寞一直加大分貝地在字裡行間裡塗塗抹抹,那這個世界上已經有吳若權跟吳淡如這種沽名釣譽的寫手了,在這些有名的出版社的決定代理出版之下,保羅奧斯特的寂寞,就不是這種菜市場街邊就可以閒聊的表面傷痛。

說不出口的寂寞,猶如體驗錐心刺骨,其實根本沈淪於盲眼黑暗的揪心,保羅奧斯特的作品,沒有讓任何人失望過,也沒有帶給人一絲一毫的笑容,你就垮著嘴,煮一杯深烘焙的咖啡,我們一起墜入深淵吧!

 

如果你認爲畫下句點就可以了結難耐的寂寞?這無論在佛家思想或者是現實道德觀裡,都是一種錯誤的解決之道,解鈴還需繫鈴人,寂寞是一種來自於自己的軟弱,害怕面對無人認同的一種空虛罷了,半夜突然醒來,

 

我還是會想起一些無意識的背叛,

不被了解的冷淡,

那種不認同的出發點所進行的陽奉陰違,

或者突如其來的昨是今非。

 

這種如影隨形的寂寞,今生今世又怎麼能夠因為用死亡來告別呢?如果要談上一種懦弱的自我滿足,來自村上春樹所開創的一個代名詞「小確幸」,那無非就是我們還有機會來閱讀保羅奧斯特的「黑暗中的人」吧!

 

寂寞被說得平淡自然,

寂寞被說得理所當然,

寂寞被說得那麼貼切平凡。

 

哪怕是陽光透進來了,那揮不散的黑霧瀰漫的房間,床上或者哪個角落裡,一定有這一本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