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進地下道.jpg

 

因為一句老話推崇著「外國的月亮比較圓」,同理可證,外國的推理比較好?

 

在市場大小的差異上,台灣這個迷人的小島在幾經統治權的紛擾後,經過了一段漫長的重建黑暗期,更加上腹地不大的關係,人口雖然急速成長到兩千多萬人,但是對於推理作品賞玩欣賞的人口,並沒有如其他大國一樣的蓬勃發展,加上解嚴之後各類思潮與行動正飛躍式地多頭進行著,弄的是整個台灣是雞飛狗跳好不熱鬧,短短二十年的時間,從四小龍縮水成了一個常常鬧笑話的小蟲,不只是經濟上被韓國的整形文化(厚臉皮)狠狠超越,就算在文化上,也不若以往那些迷人文采的瀰漫整個天下,想起當年把「胡適」等等這些名流給帶過來的前人們,可有想到這個寄與厚望的復興基地,華人繁體可以暫時得以喘口氣的一席之地,卻仍然不敵簡體中文的方便快速,多多少少咱們手寫的文字裡,幾乎都要穿插著我們訕笑的殘體字吧?

 

 

別進地下道

(海地的巫毒教主,Marie Laveau。)

 

文字的變化暫且聽天由命,這是古往今來的變化,一切都是正常的發展,就像現在看到的所謂正統的繁體字,在明朝,在宋朝,在金人侵略的時代裡,難道也是同一種書體與寫法嗎?連發音跟存在的文字恐怕都只是我們自己想像的雷同,而真正禁錮我們的,只是那個不開化的封閉思想,什麼中華天子龍的傳人,泱泱大國禮儀之邦,天下之大皆為藩屬之類的傳統笑點,這無非是鞏固領導人地位的一種包裝,或者是哪個名留作家筆下不經意的一撇,竟然成為了繼儒家思想之後,那麼不可動搖的一種民族思想,但是在新生一代開始,或許是時代的來臨與西風東漸的影響,外國月亮比較圓的基礎論調,開始向下扎根,吸收營養兼顧著散佈媚外思想的觸角在下水道快速滋長蔓延,說是迷惑人們的心?也算是一種「機會」無邊無際地擴展來接觸「命運」的具體畫面,再有了選擇之後,我們開始朝拜「阿加莎」的一個也不留,我們開始戴上「獵鹿帽」仔細觀察身邊的事物變化,開始追逐「邦喬飛」那嘶吼的搖滾樂,二十多年這樣過去了,幾經了日台身份不明,行為顛三倒四的繼位總統,然後是貪得無厭僥倖當選的領導人,接著再經歷了八年與世無爭無為而治的軟腳蝦,我們又被眾人丟向這一鍋,無色無味卻恐怕殺人於無形的「半瓶樂翻天+我愛一條柴」裡以文火烹煮。

 

說起國家方向太沈重,不是我這種凡夫俗子(比起匹夫尚且不足)所得以操心煩惱的。

 

  

別進地下道

(Francis Bacon大畫家的作品風格)

 

對進口的推理小說總是豎起大拇指,盡情在免費平台上按下「讚」的我們,若要說是為了支持自己同胞的作品,卻在集體氛圍上又沒有濃厚的讀書風氣,但若是談論到村上春樹、柯南道爾或者島田莊司這些比較具有說嘴指標性的大文豪,那種與大眾無異的優越感神情,根本就是川劇變臉的靈感來源。事實上真的是這樣,但話雖如此,並不是一竿子打翻所有喜歡國外推理文學的書蟲們,只是大部分的人幾乎在對這些大寫手們的認識,還是僅限於名字被翻譯成繁體中文的這個層面。在這個市場(讀書人口少得可憐)把讀書這個嗜好披上一件愛國的外衣後,不免俗地還是得因為支持國貨這個口號,不情願也得張開口不分青紅皂白地把一些五分熟的雞鴨牛,搭配台灣啤酒唏哩糊魯的吞下肚,想必就跟我一開始時接觸到「慕語」的恐懼之源,房純輝的「親身經驗」這些多不勝數的裝熟主餐,讓我對本土這些作品從此敬而遠之。

 

 

 

既然讀書人口少得可憐,披上愛國外衣這種動機就先擺到一旁吧!國貨需要大家的支持,更需要自己不斷努力上進。

 

好喝咖啡雖然昂貴,喝過了之後起碼不會有太多的罵聲流落在外,好看的台灣推理小說不多,但是看過了一定讓人喜出望外,不自覺地發動內心最深處的口耳相傳,但是但前提,必須要有好的作品,而不能只是關上門來坐在椅子上生悶氣大罵:

 

現在都沒有人愛國了!

對啦!國外的月亮就是比較圓!

政府都不努力推廣讀書文化!

 

當這一些看似破解台灣小說沒有市場的謎底,應驗了三人成虎的迷思,那才是最要不得的抱怨。

 

 

 

這本「別進地下道」是台灣的作者「既晴」先生的作品,光從皇冠這種不上進的書皮,與低賤到讓人心酸的售價,實在引不起我太多的閱讀興致,要不是在「譚端」的「偵探書屋」牆上有這位作家的簽名,跟「辻村深月」的落款一起,大辣辣地留在牆上,我恐怕會杯弓蛇影地望之卻步。

 

本來預期就是地下道有華佗難敵的病毒,或者是有穿越時空的妖怪,或者是什麼喪心病狂的不明變態,在第一百本的閱讀書次如果能擺上一本台灣人寫的作品,又是這樣乒乓有聲的怪力亂神,豈不妙哉?於是在「島崎少年囉哩八嗦不可思議事件簿」之後,一早就展開這場本想著搭配哈欠連連的所謂黑魔法故事來度過一天。

 

 

 

別進地下道

 

誰知道,你永遠不知道這本難看的封面設計,不起眼的書名稱呼,竟然有這麼峰迴路轉卻又把所有事情解釋的不偏不倚,究竟是海地傳來的恐怖巫術奏效?還是重病昏迷之後的自我解讀?這一點跟「土屋隆夫」的死無對證解謎大法,在講故事與結構掌握上,若說並駕齊驅只能算是通俗的解讀,在我看來,當事人並不像土屋隆夫作品裡全部死光,所以並非死無對證,

 

但若是因為當事人被警方解讀成了心神喪失而隱瞞了有所謂海地魔法的事實?

在科學面上,似乎又可以解釋成偵探在昏迷期間的自我解讀?

 

只是最後的伏筆,那個被線蟲(目前我對寄生蟲能操控宿主的認知有限)所操控的無頭夢玲…………

 

一個兼具科學理性辦案的偵探,

一群宗教迷思的信徒,

一個才華洋溢的失志畫家,

 

 

(原來我很愛的湯姆威茲的這首低下你的頭裡,就是娓娓道來對這個巫毒教女王的思念?)

 

還有,那個在高雄瀰漫香氣的冰箱裡,那一坨蠢蠢欲動的屍體。無論如何,在支持國貨,或者是堅持理性閱讀,不以外國月亮比較圓的道德論調使然,千萬不要錯過台灣作家「既晴」的作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