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們的迷宮.jpg

 

這無論你是推理小說比較有經驗的閱讀者,或者剛入門想要接觸推理世界的新手,對大家來說,是四個淺顯易懂並且頗富樂趣的故事,諷刺時代也好,解剖人性也妙,在酒吧裡!總是有說不完的故事

 

多數的本格派,為了要把看似錯綜複雜的離奇命案給兜攏,或多或少會把動機與作案手法歸類到「純解謎」的這一塊,迫使讀者感受到本格派的枯燥乏味,就像在解剖學的臨床操作課程一樣,非得像周星馳貼上假眼睛才能安然度過開腸破肚的恐怖時段,除此之外,為了讓動機幼稚的這一部分能夠自圓其說,粗枝濫造的寫手,恐怕都會把兇手在童年、工作或者愛情親情上的陰暗面描寫,構成了故事想催淚的俗套主軸,作者因為缺乏自信心,或者生活經驗過於平淡卻刻意為賦新詞,而造成了反效果,刻意,誇張,更慘的還以因為警察多年來無法破案,而自己投書解釋整個犯罪過程,這一類的劣作,坊間比比皆是,在我看來啦!

 

「萎彌不振的推理小說市場」、「政府文創面的缺乏培養」,恐怕就無法推動這個台灣推理小說成熟的主要關鍵,黑壓壓的一片失望讀者低頭的後腦勺中,讓人喜出望外突然抬起頭來的「既晴」卻是一個異數,前幾天不是才剛看完他的「別進地下道」,雖然邪教信仰讓這一夥人瘋狂著迷那個FRANCIS BACON畫風而造成了一連串的懸疑虐殺,難免有點刻意誇張之嫌,但是整體結構在完整性這個類本格還是讓人頗為驚豔,特別是「究竟是夢一場」或者「海地巫術奏效」的時空迷濛羅生門的這個論點,讓人在本格結構上多了一份無限的想像空間,確實是一部台灣的優秀作品,而這位在我的印象以「台灣的京極夏彥」為名出版「幻之港」的新人,確實狂妄,然而江柔看完這部首創小說後讚譽有加,讓我望著堆積到天花板的成堆的書中,一時煎要翻出來根本緣木求魚,所以手邊他的第二本小說,自然是愁苦的保羅奧斯特那深淵裡,猶如置身黑夜惡夢中突然乍現的曙光般救贖。

 

怪物們的迷宮是由四篇在台北(盆城)所發生的光怪陸離,搭配無巧不成書的命運安排來完成了一個令人滿意的本格推理解答,動機都安排給心裡那尋求解脫或者抱怨得以抒發的黑暗情懷,寫作的文筆、對話的自然、角色分明與差異化,都一再地讓我點頭肯定「何敬堯」持續努力創作的必要性,簡單好看又不失懸疑驚悚,解答合理,動機令人扼腕感傷,讓你容易融入劇情肯定劇情而且放不下這本書。

 

我們又何必害怕城市裡的怪物?你我跟怪物的分別又在哪裡?

抗拒著潛意識裡辛苦的黑灰色?

所以我們活得一點都不快樂?

放下一切執念又豈是海濤法師所說的那麼容易?

 

當虛擬的小說,成為了你生活裡部分不謀而合的步調,「何敬堯」的「怪物們的迷宮」與你一起並肩走著,替你寫說不為人知心裡的故事,雖然與范達因的「推理二十條戒律」裡提到:「文筆不可過份華麗」有一點小小牴觸,在文筆炫技方面有那麼一點執著,但整體閱讀起來還是行雲流水,並不會淪為迷宮密室那一般,像是完全沒去上課卻要瞎掰出專題報告似的,

 

你必須要準備好樹狀圖、

案發地點平面圖才有辦法閱讀(話說昨天跟江柔一起氣呼呼的咒罵電梯殺人事件),

 

這無論你是推理小說比較有經驗的閱讀者,或者剛入門想要接觸推理世界的新手,對大家來說,是四個淺顯易懂並且頗富樂趣的故事,諷刺時代也好,解剖人性也妙,在酒吧裡!總是有說不完的故事,作者當然在清醒的時候振筆疾書,但住在月球另一面的他,想必正酩酊大醉地笑看人生,而且跟我一樣非常享受京極夏彥的一切吧!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