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城之謎.jpg

 

說到內華達州的欠錢不還屬於刑事案件,這一個法律頗令人感到眼睛為之一亮,想必當年二代教父在紐約幹掉四大家族之後,搬家公司一會兒工夫就把所有家當都搬到拉斯維加斯,還跟當地的州議員有著不尋常的合作關係,看來這個荒漠在法律的刻意周延底下,還是有許多讓不法組織可以大口呼吸的漏洞吧!(詳見新雨出版社在年前推出的睽違二十年重新翻譯的教父第一集。),陶龍生這次所講述的故事,也是一件在賭城的公路上看似抑鬱而終的自殺事件,但是經過了妙不可言的偉大科學證據的抽絲剝繭之後,其實與上一次閱讀的合理的懷疑有著同樣的民族情結,看來陶博士確確實實是一個愛歹丸的血性漢子呀!

 

逃龍生的這本「雙城之謎」已經少了許多年輕作家所崇尚的刀光劍影,曲折離奇的橋段,一開場就知道是誰幹的好事了,然而看推理小說長法律知識、了解鑑識科技,平易近人的說明與案例宣導,偶爾穿插著讓人會心一笑的美國笑話,終究不失這本書所帶給讀者的閱讀樂趣。

 

雖然少了尋找動機的尋根推理,卻拐個彎沈痛地說明了許多司法上給人的無能為力,舉凡圍觀者、為官者與受害者們都只能望案興嘆,終此一生的無奈。

 

 

640_704be01732d3d02d1b7780d6ad1a1bc3

 

日本(書中所說的N國)二戰期間在中國大陸地區進行一場紅色的殺戮,野史上的穿鑿附會往往讓人瞠目結舌,像是這本書中的死者所提到的三千萬人,看來日本再征服世界的這條路上,還真是投入了洪荒之力,這樣的人數如果不是使用生化武器或者毀滅性的核子戰爭,豈不像是孫悟空三天三夜都沒閉上眼一樣的賣力?

 

究竟日本人是屬於那一種眼睛不會乾燥的物種嗎?

 

好吧!這次的辦案其實無論資深或者資淺的推理小說讀者,都不難從一開始就知道兇手究竟是誰了,法律定義上有一種罪名被稱為「教唆殺人」,而往往教唆殺人的指認,都是行兇者在落網的法官面前,搖身一變成為了「污點證人」的反咬一口祈求減刑的背叛式自白,但污點證人也不是你在法庭上突然舉手就可以當的上的!在開庭之前,提告與被告的雙方律師(或檢察官)就已經事前協商過了,而能擺脫教唆殺人的罪名,那就是當初在任務交代的時候,有著妙不可言的精彩演出,讓我搖想起當年………

 

最近語不驚人死不休的余天在飾演電影「阿呆」裡的林董,要殺手去殺掉警察的組長時,也是語重心長地表示:「哎!這個人不死,我實在是吃不下飯也睡不著覺呀!」

 

麥克柯里昂這位我心中永遠的第一名黑道老大只憑一個眼神,連頭都沒有點過一下就讓厄爾在湖中把腦袋少一根筋的弗雷多與世長辭。

 

而這個故事的主角,一個本來塑造成愛國志士的田中,後來再加碼死者書中有舉證照片正好拍到他的祖父,憤而對他的保鑣嘆了一口氣(也是唯二的台詞):「侮辱櫻花道的人,應該羞愧地自殺。」然後給了保鏢一筆錢,讓他休假幾天到拉斯維加斯去看看,看看那個因為風濕病嚴重而前往沙漠之中,得以紓緩疼痛的女作家自殺了沒?

 

這個田中好棒的任務交代喔!(馬上筆記起來!誤!)我一整個崇拜起日本人這麼深沉的心機呀!

 

 

經過了人類幾十年來科技與智慧的結晶,除了霹靂車的發明之外,這些科學辦案的DNA資料庫的比對法,真是讓人嘆為觀止了,汗漬、沾在信封上的唾液、只要保存得宜,就算三十年後還是可以化驗的出來這是誰的生物殘留,法網太恢恢,雖然疏卻不遺漏呀!

 

書中提到那個年輕時殺了警察,背後中了一槍的嫌犯,年近七十歲那一年還是賊性難改,為了在超市裡行竊一點小東西被捕,筆錄、指紋之餘還留下DNA的資料(這一點我覺得有點小誇張,不過就個流浪老頭偷包菸),結果讓警方順利破了三十年前的雨夜殺警案!

 

 

 

說到外交豁免權,這不就是人類自己定義的一種「息事寧人」,以「犧牲小小的受害者換取國家之先和平共處的大愛。」的美妙說法來苟且偷安嗎?挨打小姐昨天跟我說一台掛著「使」字車牌的名貴轎車,在台北市擁擠的交通裡,不斷對他施以咆哮式狂妄的喇叭轟炸嗎?前些時間不是一個土耳其駐台的外交事務人員在酒吧裡毆打台灣人?誰都拿他們沒辦法?天子犯法都與庶民同罪的天下為公,竟然在這些年間變成了遠古的神話,不論是在國際地位上曖昧不明的台灣,或者已經樹立民主自由典範的泱泱大國們,對於駐該國的外交事務人員,從外交官到隨扈都是閉上兩隻眼的司法態度,頂多像是把殺手列為「美國不歡迎之人物」為由地遞解出境,孤墳沈冤難了、正義檢察官堅定的態度終究被現實給動搖,惡性循環之後、走過以後、無能為力之後就是墮落沉淪的序幕。

 

 

 

從本書看來,美國在蓄意殺人行為的處置上,動輒死刑、無期徒刑的判定,雖然自由卻又很嚴格地規範著人們的行為,而台灣這些在路上突然間變成了妖魔鬼怪的殺人魔,是不是喝醉酒了?還是吸了毒?或者是什麼情緒管理失當的瘋狂行為犯罪者,把頭給切斷了?把陌生人給殺害了?我們的司法竟然都學到了「外交豁免權」的執行態度,就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況且還有廢死聯盟會出來譴責我們,正義感氣憤難平的菜鳥總是被老鳥給教育成了不三不四的鴨子,再也難翱翔俯瞰這片大地,從此綠色寶島,就成為了殺人犯罪的黑暗天堂了。(樓下的房客也是一種對司法灰心,純心讓司法難看的反諷電影)

 

話說最後岩石男落水死亡,是陶龍生正義感糾結心頭的結論,也可以說是這樣的殺手自然會有許多的仇家,倒也可以說是合理,而田中被撤回日本後轉派到蒙特內哥羅(montnegro),這個國家我去過,在巴爾幹半島上的黑山共和國,這個小國四處荒涼,綠色的青蔥山脈被砍伐一空,成為了光禿禿的黑土一片,所以又被稱為黑山共和國,話說一個自卑又無能力到歐洲旅行的怨婦,總會倖倖然地表示:「我有網友住在那邊,那邊風景很漂亮!」

 

 

 

埋頭苦幹地寫詩取暖,活在部落格裡的發霉的死屍,什麼是寂寞空虛,大概就這位有朋友在蒙特內哥羅的網路名人(無論什麼人都是她的網友)最了解了。

 

S__41500677

 

校稿還是「陶龍生」以及「責任編輯任容」,數學有沒有這麼差?還是這個錦上添花的串場沒有那麼重要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