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嶼謀殺案.jpg

 

會知道這個擁有特殊姓名的推理先驅,都是因為這一整排還未收集齊全就已經停刊的「推理雜誌」。

 

然而他化身一個也屬於特殊卻因為有著尷尬諧音的筆名,讓這個本來就對過去既無法追尋也難以喜愛的我,彷彿有一條無形的巨繩,用力地把我跟八零年代的推理拉出了更遠的距離。「林白」是他的筆名,本名林佛兒,民國三十年出生在台南,在四十三歲那一年創立了「推理雜誌」,這是我小的時候陪媽媽去髮廊修剪頭髮時散落在書櫃旁,任客人打發時間像是不值一文三流期刊似的,沒想到物換星移的,我也到了林佛兒創立這個重要刊物的年紀,追尋這些年少時殘留在眼底的印象,每次又多發現了從缺的期數,竟然是那麼視若珍寶的喜出望外的上架保存,盯著連續期刊的號碼傻愣愣的上揚著嘴角,易經說的完全是人類學的真理,不斷改變因為生活的堆積、翻攪終至於沈澱後,可以說是去蕪存菁,也可以說失去的已遠,留在身上的多多珍惜,推理小說竟成為了我這幾年來,在沈默與寂靜的時候,觸手可惜又不會拒絕我的一個忠誠的伴侶。既然如此,更不能對林佛兒這位台灣推理第一人有所陌生,既然還可以買到這個民國七十三年時的再版書,焉有不去閱讀這個故事的道理?

 

 

島嶼謀殺案

 

范達因的理論有一條我當時還不太能同意,也無法推翻的定律:「文字不要太過華麗,應以故事主軸為主體重點。」楊照為了反對這個簡易的平鋪直述法則,也曾經大書媒體感嘆推理小說與文學的路線不曾交集,當我熱愛「保羅奧斯特」的紐約三部曲,為了這本神級的推理小說感動萬分時,不由得贊同楊照所提倡的理論,然後靜下心沈澱了之後,究竟我們是為了吸收文學而投身推理小說之海?或者是為了從辦案中去推理犯罪動機手法終得破解後的快感?保羅奧斯特的文學讓寄情於本格派的讀者望之卻步,而平鋪直述的陶龍生、林佛兒是不是讓楊照學派的華麗文學預期者,覺得索然無味?

 

好啦!廢話少說,人生就是「吃!拉!撒!」當時不能認同剛剛講的范達因的理論,到後來經過了許多以故事為主軸,淺顯易懂流暢非凡的故事之後,終於能夠了解這些本格派作家的苦口婆心,一百年前遺留下來的諸多規範,現在看起來倒是頗讓人點頭稱是,

 

給我故事,別賣弄李白唐伯虎了

給我故事,別故弄玄虛了

快點給我故事吧!

 

說到底那是個對菸害還沒有防治觀念的時代,書中第一個故事的第二個死者是民國四十年出生,在三十歲左右被謀殺的,所以時代背景應該是民國七十年左右的年代,在往來國度的飛機上是有抽菸區的,究竟是我們的科技越來越落後,無法排除菸害的困擾所以取消?還是醫學技術停滯不前,三十年過去了,仍然無法解決菸害對人體的傷害?

 

這本書分成了三個故事,其中大名鼎鼎的

 

「島嶼謀殺案」

 

就在大門口迎接你,從台北、香港到檳城這三個島嶼之間來來回回的這幾年,看得我是頗有感觸,畢竟那個時代還整台灣還處在戒嚴的狀態裡,出國旅行還會在機場被套上花圈,彷彿台灣之光似的被套上光環,想必當時這個作品必定讓許多出不了國的心靈,有了很多目標與慰藉,跑單幫的生活啦!濱城一帶各國人種都講著台語的不可思議!香港的繁華與男女之情的複雜淫亂!在「毒品問題」與「同性戀認同」還屬於頗禁忌話題的那個時候,算是大膽前衛的一本作品了我想。

 

 

 

至於推理的成分不會複雜難懂,犯人被戳破後也都會哭泣著承認,至於屍體褲子內寫著「台灣人楊吉欣」的梗,也解說的合情合理,畢竟那個時代我們還高唱著伍思凱的「愛到最高點心中有國旗」,是不是呀!咱們這個年紀的朋友們。

 

島嶼謀殺案


 

 

 

「東澳之鷹」

 

接下來講述一個現實生活讓男人抬不起頭,非得任由虛榮的配偶任意在男人之間恣意淫亂游走,卻終於忍受不住這種屈辱,巧用心機的殺掉她的悲情故事。

 

 

島嶼謀殺案

 

女性意識抬頭的年代,後來也擋不住潮流在蔣經國先生的開明想法之下,終於也解嚴了,時代在改變(我不想說大話地沿用進步這兩個字,人類還是無知的要命其實。)潮流在更新,五光十色的吸引力前仆後繼的接踵而至,躲不開的被迎面襲來,閃過頭去卻又心裡糾結難耐,於是故事就這樣發生了,林佛兒記錄起當時社會現象,在傳統儒家思潮的包袱裡,偶爾探出頭來是西化與現實狀態的衝擊,一直改變又是人類因為受到太多資訊而無法分辨是非的結果,於是女人變心,男人變成了兇手,最後在解脫與失落的自我感慨裡,嚎啕大哭裡伴隨著狂妄失落的裂嘴狂笑著,收尾的文學筆風讓人激賞,我想那個時代受到日本推理故事的影響,這是一種自然而然受到淺移默化的修煉。

 

 


 

 

 

「人猿之死」

 

這在講述一隻猴子在半夜裡被謀殺的案件,揭露出「利慾薰心的堅持」「道德尊嚴的維護」之間拔河競爭的故事。

 

6967927856

 

故事雖然很短,意寓卻頗為深長,除了這個簡單的結構之外,發現了三個故事裡都圍繞著「女人的紅杏出牆」與「讓人懷疑紅杏出牆」這部分的犯罪動機,其實多做一點功課的讀者們就可以知道林佛兒先生的婚姻狀況,可能是女人帶給他許多不快樂的陰影,所以對女人懷著某種層面的怨恨,反映在他的創作底下,卻也不偏不倚的打中了許多人的心思吧!我想是這樣的,畢竟猜疑與第六感並不是只有女人才有的事情,或者平定安穩是人生至福,這種深沈的道理,總是要挨了刀子,吃了幾顆子彈才能沈澱遁悟吧!

 

 

總結這台灣推理第一人林佛兒先生的「島嶼謀殺案」是個本格派作品,解釋得一清二楚,兇手都是情有可原卻因為衝動而造成了牢獄人生,也有幸在年歲增長的這幾年,台灣有了跳躍式的改變,所以閱讀起那個時候時空背景下的小說,那些糾結的點,犯罪的動機與場景的描述,拿來與現今社會狀態與觀念相比,真是有一種晃若隔世的意外收穫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