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0287001_9789571371917_180112071034_01_1200.jpg

 

終於讓我感到村上春樹像之前在網路上瀏覽評論,大家約略談及的新瓶裝老酒的一種江郎才盡的味道,就像在期待已久的因為生日慶賀的彩帶包裝的箱子裡,看到了同樣的老套的禮物一樣失望,但是多數的人還是不願面對與承認自己對村上春樹的失望,因為這個順從的羊性使然,所以震耳的讚嘆聲與滿山遍野的閱讀成就感,在網路上成群結隊的像是夕陽的湖面,那種波光粼粼的光彩的閃爍之中,其實還是冷漠又危險的惡水而已。

 

這是個虎頭蛇尾的故事。這也許是我偏激的失望後所產生的見解,難道是「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的那條地底河流的迷亂奇航?「開著白車男子」的精心巧遇對主角的神秘暗示?少女躲在豪宅裡四天四夜的說詞?無臉擺渡人回到了現實世界要求以幸運手機吊飾交易的肖像畫?

 

相較於對故事走向的期待,我寧可沈迷於村上春樹的幻想創作裡,我呀!本來就沒有認為「故事劇情」在他的文學裡有任何舉足輕重的地位,雖然如此,但是令人不解與失望的,這麼沉寂多年的作品,竟然在村上的這個年紀後,「駕馭文學」的本事竟然淪為「故事劇情」的老套了。真的要說劇情,那種自比夢魔的幻想與「發條鳥年代記」裡的殺人奇想結構的雷同,我可以當作是作品的緬懷回顧,在地底河流裡的安娜或者妹妹的聲音,卻再也激盪不起當時的「冷酷異境世界末日」那個胖妞一起共患難的心情感動或者對劇情的好奇了。

 

至於井,網路上一堆急忙提起「發條鳥年代記」的讀書心得讓我覺得倒胃口,面對在網路上許多頗有風度的恭維,我已經失去了觀察的熱情了。我決定了結束網路的生活惡習,想奪回一切面對自我的時間,我欣然而且同意過著免色涉的生活,但是故事裡不同的,我已經不被故事情節裡的物質所吸引,反而是一種厭煩的感受。或者猶如「我」那種久居山林裡,冷漠與寧靜的喝著茶、聽音樂看古典文學的無言,或者我也築起一道三公尺高的牆(說到高牆的印象,我有從只有二公尺高的地方摔下來折斷左手骨頭的經歷。),我掉過頭,開始閱讀過去所積累的文字,而今年的書,還是審慎地購入免得成為未來的負擔。

 

從此以後。

 

至於過多的品牌贅述(免色涉與女友的行頭,各種車型的介紹)、刻意書袋的懸吊以及莫名其妙的英文單字教學、誇張不已的小女生與異性老師之間的荒謬對話口氣,或者過度用老的音樂篇幅介紹都沒有什麼新意。這些只是憑空增添這本書,沒有意義的厚度。村上春樹在生物學的範疇裡老了,這是沒有什麼好討論爭辯的,而村上的寫作能力在這個故事裡讓我失望透頂了,(多歧作又非常好)被吹捧提及南京大屠殺(只有一兩頁提及,畢竟村上的反戰思想是堅決而且強烈的外顯的。)有多麼為自己國家懺悔懊惱的說法,我並沒有如此這般地像網路說法一般的,感受到深沈痛苦或者張嘴大罵的驚訝!村上也沒有在文字裡表明太多立場,除非是了解他反戰意圖強烈的讀者,才得以在這個方向自我催眠村上春樹隱喻的做法,而我卻認為只是一些添加頁面厚度的神來一筆而已。

 

另外,時報出版社除了錯字連篇以外,許多對話的下引號都會在莫名其妙的地方不斷浮現出來,讓讀者摸不著頭緒地究竟這是誰接著說了什麼?或者是在描述些情緒或者事件嗎?說的好聽的包裝是說:「限量精裝版」,其實只是急忙撈錢,沒有認真校對的粗鄙之作而已,而且那種事先就張揚的評論人員,吹捧的能力已經無關乎他們是不是真的閱讀過這本小說了。

 

破鏡重圓的草率結尾更是讓人失望之情無法言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