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shihuifenggewenshishangyebeijingsucai_3998798.jpg

 

就在一年多前左右,但是究竟是多久的時間我也忘得差不多了。當日文字大辣辣的寫著讓我似懂非懂的「刺殺騎士團長」的字樣,以及標準提神醒目關鍵字「村上春樹」,那就已經不是只對一本(一套)小說的期望而已。

 

去年底,皇冠終於透過賴明珠女士把這套新作給翻譯了,我輕鬆地預定了一套精裝限量版本,讓飛過來的友人小心翼翼地幫我帶到這個高空樓閣裡,早在去紐西蘭之前,我還在讀岱芬的「無以阻擋黑夜」那個厚重的人生故事時,便已經心不在焉地偷偷翻閱著在雨田小屋裡的我,那種寂靜的發呆過日生活,真是一場「不見武陵豪傑墓,無花無酒鋤作田。」的淡藍色豁達。但是從無聊的旅行裡回來領教因為疲勞的轟炸,那堆積在眼前讓我伸手不見五指的病痛,那種迷濛具有雜點的畫面,竟然大部分都是臥室床上的天花板,我又挑了一本無聊的「我死去的摯友」,然後又接著迎接文筆奇差的「東京歸鄉」,直到又收到了村上春樹推薦的挪威小說後,我不說是咀嚼這種抽象的品味,畢竟只是觀看一個看似背叛的青年後來經過中年而邁入老年的心情起伏,與其來回模仿背誦,或者複製貼上來贏取虛假的誇獎,我還寧看對照一下自己的生活軌跡,有幾分相似的地方便感同身受,與我不同的地方便加以沈溺想像究竟我要的又是什麼?我又缺了些什麼的自我剖析,似乎是一個讀者該給自己耗費時間後,一場晴耕雨讀的收穫吧!

 

 

咖啡店的爭鬥終於結束了,與我權謀預期的有些落差,盡力了就是這樣滿足於自己的付出吧!

病情有了好轉,疲勞漸漸走遠。

 

村上春樹老了,有人這樣說!但是我並沒很深刻的感受到村上春樹老了的筆觸,倒是比較令人心曠神怡的不是他的題材,那種既定的魔幻天馬印象之外,這次竟然有著比較白話性質的單純故事。這次的故事出現了一位名為「免色涉」的中年男子,既優雅又神秘的想與當年意外生下的女兒的心靈相會,所以導致了整個故事的被規劃地進行著。主角是一位肖像畫家,有人說這是出自於英國名家培根的意念所創作的角色,我在刺蝟的優雅裡以及咱們台灣作家既晴的故事中都有見識過培根的能耐,所以至於村上老了與培根意念之間,我很明確的可以感受到真才實學的影響性,或者是一種宣揚自我閱讀寬廣卻故作低調冷漠狀的那一種急欲尋求安慰的孤獨,一種與我老娘如出一徹的為反對而製造詞彙的頂級本領。

 

有人說這本書要讀兩次才知道原來以為結束的故事,卻只是一場開端,有人說村上以前談的是爵士樂曲,現在談的是莫札特的唐・喬凡尼,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去笑看這種評論,如果你不是村上春樹的書迷,又何必出來賣弄這些譁眾取寵的心得呢?

 

 

 

 

什麼村上的文字看起來很輕,其實很重,什麼以前用「私」現在用「僕」的說法,我實在無法認同一絲一毫,而且對於這種讓人明顯感受到,他並沒有真正去讀過村上春樹就大放厥詞的嘴臉,那種得意的批判或者模糊的讚揚村上的行徑,實在令人作噁。當然啦!我的認同一點也不重要,我只是一個尋求村上春樹對於人物生活的幻想,想要佔有一點點歡享的讀者罷了,但是對於消費春上村樹的大型宣傳廣播,我有著灼熱的痛恨感受,如此而已。

 

這個故事裡一樣存在著村上春樹寫作的脈絡,主角依然是「我」,而我的超齡的思想與身體心理的過人豁達,還是把自己身體裡的意念給投入在其中,這一點是多數他的作品裡可能比較迷失的一部分,但是相對地成為了他作品迷人的風格,甚至對我來說有一種特殊的禮儀與風度的教育意涵,雖然我覺得在「我」這樣的年紀與遭遇的同時,很少有這樣處事態度的男男女女吧!

 

 

 

 

另外大篇幅占據版面的,自然是提神的情色奇遇,這些不切實際的幻想風格是我之前放棄1Q84的主因之一,或許村上也厭倦了這個必要的儀式,所以在描寫的過程裡已經不若以往的淫穢粗鄙,那種看了會血脈噴張的心癢癢的程度已經大幅降低了,總而言之,就是可看度相對提高了許多。

 

然而故事的情節並沒有什麼明確的發展,裡頭提到的孟克瑟隆尼斯(我雖然不排斥,但是鑿冰的觸感還是沒辦法長時間聆聽。)、追憶似水年華(我只帶了兩本來到這裡,應該已經夠我看上個把個月了吧!如果我真的有時間閱讀的話!)、或者納粹與猶太之間,德國與奧地利的戰爭掠奪確實增添了許多的單調故事裡一些彩色的篇章。若只是一昧地單純的思念妹妹,或者敘述「我」與「父母親」「妻子」之間的聚散離合,那倒是不如我回頭去再讀一次「發條鳥的年代記」,如果要比較劇情所帶來的吸引力的話啦!

 

 

 

 

或者我只是讀了這一本騎士團長的現身而已,所以還不知道接下來究竟我與妻子是如何破鏡重圓?(或許這並不是個喜劇收場的故事)或者是「免色涉」有什麼驚人的密謀?要不然就是老畫伯突然從老人痴呆中回憶起一戰時期的謀殺案?可能在一知半解下就評論劇情的空洞,可能太過主觀了,但是村上春樹的作品在劇情上的天馬行空也不是第一次了,這個很重要嗎?當然是否定的答案。讀者可以分成迷戀村上的死忠份子,或者有著長期捧著村上春樹的書的長繭手心的人們,我的認為,大家應該用心去理解這本書的吸引力是什麼?

 

究竟是故事迷人?

還是村上春樹迷人?

還是跟風閱讀的身影迷人呢?

 

覺得這一點非常重要,但是多數的聲音還是迷失在這個無聲的漩渦裡(話說他也提到了愛倫坡的莫斯可大漩渦的故事,當他乍見免色涉的白髮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