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去的摯友

 

這是一個在墨西哥作家筆下虛構(或許)的故事,他的名字是吉勒莫亞瑞格,一個不容易發音的譯文名字。我在紐西蘭不斷起身舒展筋骨的冗長拉車過程裡,如此這般被我的精神狀態無辜地評為一個可有可無的故事,我不太了解這樣荒淫無度的人際關係,夾雜著槍支氾濫外加親人之間感情疏離的大亂鬥裡,主軸裡究竟作者想要說的是一個怎麼樣的故事呢?

 

主角的好朋友?嗎?

 

如果真是摯友的話,那一場不清不楚的血腥扭打又要表示些什麼呢?或許年少時的好友該是如此的不打不相識嗎?至於突然間的自殺以及精神病醫院裡的個結識的病友,繼續像是要揭露主角才是整起後續事件的始作俑者,但是後來的雨點竟然沒有之前的雷聲的大,而且贅文滿篇的晃過來又逛過去的,彷彿去年閱讀的那一本「吃了」或者是一些無病呻吟的淫亂描述,在我這個年紀看來,只能還以連連的哈欠,究竟有什麼故事意涵?

 

無非就是要把年少糊塗的生活,壓抑不住性慾的種種大膽又糜爛的行為給誇大後集合成冊而已,故事並沒有什麼值得探討深思的,文學價值也不高,沒有賣點的一個故事。但是我覺得那位摯友們共同的女友,確實與現實上老是嚷著自己有「幽閉恐懼症」、有「人群恐慌症」、或者有「憂鬱症」的人有著同樣讓人無法理解的行為,但是現在看起來,這些人呀!事呀!物呀!的,回以莞爾一笑就是最正確的表情了。

 

 

 

 我死去的摯友

 

莫非,這是很稀奇的事情嗎?在大多數的讀者眼裡,多的是人看的拍案叫奇嗎?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