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無明

 

神你老木的神經病?這些可憐的人都是被這些所謂的正常人給逼到發怒罷了!

 

我又怎麼能不聯想到二零一三年的第一個月裡,我比電影裡天天星期七裡的秦沛,或者這場鬧劇裡的美味男神有著更有過之而無不及的暴怒情緒。咖啡店裡突然探頭的客人還得領教我的獅吼功,而這一場瘋狂苦力斯的導演竟然是那位,昨晚在睡前又被我們案例探討的武則天。

 

說沒錢用,十分可憐,在老人家屍骨未寒的靈堂之前不自覺得把本性表露無遺,那個一肚子壞水的秘書,老娘究竟跟他有什麼奇怪的私交似的,

 

「你要給你媽一點錢用呀!」大逆不道分寸盡失的老秘書,大言不慚的無視乎改朝換代新人的眉頭已經皺了起來。當時呀!我正要繼承起看似龐大其實空虛不已的遺贈產物被搞得焦頭爛額的。

 

這無疑是一場,他馬的,讓人幹爆了的灰色歲月,想到最近回台灣,又要忍受那鍋喝剩下的雞湯被加熱成混濁狀的乏味口感。大言不慚地四處廣播著對我的愛?卻以不成熟的怨恨嫉妒心搖擺起那條狐狸尾巴,她卻不知道這本應搖曳生姿的風采,看在我的眼裡卻是令人望之生恨的一種惺惺作態。

 

(二十六樓電影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