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咖啡學

 

好吧!基礎功這一塊的虛張聲勢(但是在「很尊業夫妻黨」定義的紙老虎行事風格與人格表徵底下並不通用)我確實用了許多年,在封閉的小市場與茫然的企業目標底下,確實是一套很實用的套路。遠遠飛離了台灣後才知道這個無邊際市集以及日新月異的咖啡世道,不斷地被新學問來推翻之前的荒唐可笑,學海無涯的切身認知與精準實驗精神的蕩然無存,我應該對著鏡子痛罵裡面那位嬉皮笑臉的人:「你這個不實在的蠢貨!」

 

確實,我是個茫然跟風的人。

 

我是在離開咖啡這一行才開始研究咖啡的,如果有一天我能有闖出一點名氣,我會在採訪的文章裡重複地提起這一句自嘲的說明。終於我還是在按耐不住求知若渴的心情,等不及回台灣抱回這兩本沈重的寶典,就在軟硬體還在殘缺不全的當下,直接購買了電子書的版本來練一下功夫。

 

這些學問的紀錄是有時效性的,咖啡這種精神文化如果要以貼切的科學數據來證實,或者每一張不同人物臉上的舌頭,以各說各話的做法來描述感官的表情,那又是走回老路把喝咖啡變成了一件「有學問」的麻煩事了。

 

我們的設計師大老闆已經遲了兩天,等待這一個簡單的報價足足有一個多月了,店面也開始在繳付租金,我的GIESEN烘焙機應該在荷蘭打包了上船了吧!(我想歐洲現在零庫存的風潮或許是被戴爾電腦的行事風格薰陶成這種沒有效率的模式),只是總免不了三個月的等待期,這段無計可施的等待期間確實手癢難耐。話說當年在台灣也是苦等了半年的PROBAT,整個歐洲現在都搞著這一套出貨行情,你有沒有錢都是要等上個好幾個月。然而這些室內設計工程的人,十多年來,還沒有一個能夠真的跟我貼心合作的,瞧我左眉毛上面明顯的傷疤,業主耐不住性子親自監工的鐵血烙印最近頻頻對我點著頭,當我嘆息這些沒有執行力又對現實生活怨聲載道的,沒有成功跡象的人們。

 

總之,上一回沒把下冊讀完的原因,在我結束了這一套書之後有了更清楚的概念。上冊只不過是匆忙囫圇的把世界咖啡店的趨勢給概說了一下,下冊提到的小飛馬小飛鷹魔豆機又讓人覺得長篇大論的科學準確性探討,又淪為道貌岸然的表裡不一,或者埋怨政府機關沒有能力把關咖啡業的制度的說法,我認為作者在咖啡界的影響力確實或多或少有些能耐,畢竟多的人因為哈日的昏頭情懷,把推理小說作者一概以老師尊稱,走火入魔之後的意亂情迷口頭禪裡,把各行各業的先生女士一率老師化了。這是一種妄自菲薄而且推諉自我的處事態度,把成果的責任推給眼前的老師,因為是韓老師說的,因為是東野老師說的,除了不上進自我,還間接地養壞了這些被無心稱呼成為老師的人,索性自稱:「因為我是教授」。

 

人在古井島嶼,張開寸光鼠目的小眼睛在太平洋的衝擊聲裡,窩在中央山脈以無蹤的身影做一場孤獨鳴叫的饗宴,接著等待終老,滿足的擁抱老師的尊稱怡然羽化,投入自鳴得意的輪迴,然而並沒有跳出迴圈的設定值。

 

 

 


 

我又重掌烘被機了,V60的螺旋紋路正在鋪陳我接下來薰香的自我陶醉。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