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角人

 

就算眼睛再怎麼不尖銳的入門款讀者,也可以很輕易看出作者在文學根基上有如海洋造就的狂濤,仿若高山一樣聳立的巨大身影了吧?這個故事讀起來吃力的程度可以說是像充棟的汗牛似的,沒錯,雖然短短的頁數,你卻好像是已經讀了許多本書的疲憊,耐性差的讀者們恐怕也不容易堅持到最後吧?

 

 

獨角人

 

你是不是覺得好像在讀「愛倫坡」的威廉威爾森?或者像是在讀「保羅奧斯特」的黑暗中的人?或者是德國作「威廉格納齊諾」的不幸年代裡的小幸福。但是缺乏了愛倫坡故事的流暢性與明白性質,也少了一點保羅奧斯特文筆上給人悲傷卻舒暢的感受,至於與威廉格納齊諾雖然有著同樣難以閱讀的曼妙姿態,卻也因為元素太過單調而失去了適當該有的娛樂性。

 

但是講到實際上在文筆方面的表現,感情的表達深刻又狂野,刻畫痛苦的過去以及自問自答那種只有自己知道在寫些什麼的表現方式,確實讓我十分欽佩,雖然常常看不懂他在掙扎糾結科學理智的十字交叉,但是那併發出來的煙火,不只光彩奪目,你深深吸入一口涼氣的同時,就是能隱約地吸入一口黑色的煙硝味,不是嗎?

 

 

 

1511605142-722430263

 

主角一直處在跟自己對話的無限迴圈裡,在後來故事的說明裡,讀者們不難反推主角在故事的開端那一連串怪異的舉動、恍惚神情的自我對話,一切又一切近乎被害妄想症的行為的來龍去脈。

 

從小父親腦瘤過世的陰影,妻子因為對他的父親崇拜進而與他相戀,至於後來如何因了解而分離,又或者是什麼樣無法相處的原因走上分開的結果,那些校園裡交頭接耳的類謠言也左右他對「物理性事務」「特殊獨到觀感」

 

消失的紙條,

無故失蹤的電腦文件,

在書桌底下那一攤臨時的惡臭床位,

還有無端被撥打的深夜電話,

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神秘異國男子,

 

最後他還是處於戰戰兢兢的緊繃生活情緒裡,說是隔著窗供人欣賞著,一切昭然若顯,而結局究竟它是屬於「被愛倫坡式的恐怖黑暗迫害」?又或者是「無端冥想所造成的自我受限?」

 

就留給讀者們自由想像了。說到開放型結局的故事,我彷彿聽見了昂首公雞哥咆嘯的笑聲!今天中午在餐會時,我已經下達下一季換人對帳的重點要求,我可是千真萬確的領教過昂首公雞哥滿腹經綸的才華所散發出的文雅嘲笑神功,並不如同故事的主角對周遭人事物妄添罪名,最後讓自己身陷泥沼無法自拔的困頓潦倒。雖然逞一時之能事,但是誰又看不穿他的嘴臉下面那張真實幼稚又驚慌的臉頰,搭配著走在路上的步伐,跟獨角人有著同樣的節拍,而且漸漸的,連腳印都一致了起來。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