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x)=殺人程序

 

在這樣的書名底下,而且是華人作家的既定印象之下(我實在被「刺頭與笑A出版社」這種毒瘤給嚇得魂不附體),難免有些一朝被蛇咬而造成了杯弓蛇影的防備心態,但是大半夜的把前一本書給啃完了,睡意消散並且讀興正濃的秋意濃稠深夜裡,找一本輕鬆又能不踩地雷的華人作品,香港的作家就免了,台灣的笑A集團更是讓人敬謝不敏,本來抽了一本「真相前的十公尺」才發現原來是短篇作品,於是也作罷,突然間想到好像在馬來西亞還有個出色的華文作家,雖然皇冠出版社永遠不能把封面設計得像一本書,也不知道是品味還是預算上的不足,總之就是這樣的開端,讓我在天亮之前把精神消耗在這堆文字上吧?

 

 

 

f(x)=殺人程序

 

話說這樣的故事題材,自然免不了是個連續殺人魔的狂妄祭典,其中必然要出現的宗教信仰、創意十足的科學概念、平面時間的流動的新奇想法,外加輪迴轉世的時空選擇,基於這一切光怪陸離的靈異推理大原則底下,把每一場殺戮以本格派說故事的方法,詳細解釋行兇的動機與手法,其實故事情節並沒有太多新奇的地方,但是在華人作品裡,偏偏又很難得可以看到這種讓你喘不過氣來的敘事手法,文筆精妙沒話講,作者在自我內涵與知識充足的準備底下所醞釀成這個故事的用心,也是一個讓人感動的地方。

 

起碼法醫死了我心頭還是有一絲在這深夜異鄉裡,雖然有如游絲輕飄,卻是不容抹滅的一種深藍氣息。

 

 

 

f(x)=殺人程序

 

話說法醫投胎到數十年前成為胡姓榮民的那個過程,讓我看得血脈噴張也感慨萬分,雖然說聯想成了日本的京極夏彥的說法可能對兩造都不太公平,也會間接的暴露出我的才疏學淺,但是這種怪誕信仰的知識上的說明,兩者之間或多或少有些跨越空間上的雷同,當然這本小說還是以「倉促地要解釋犯罪動機的娛樂性」(畢竟只有三百多頁的篇幅)為主,所以不像中禪寺秋彥能夠動不動長篇大論的談古說今,但是點到即止的信仰觀念與模糊不清的科學理論,還是讓讀者可以感受到作者的用心,或許張草是個很有名氣的作家(請恕我就是一個推理偵探小說的入門者),只是庸碌混屯的我還只是第一次接觸到他的作品而已。

 

雖然說故事淪為老套,但是劇情流暢,人物之間沒有錯誤的對話,以及台灣本土地名的融入更讓人感受到親切的臨場感。像是林口的僑生大學那凜冽的寒風,當地沒落後虛有其表的繁華等等的⋯⋯。在添加篇幅方面並不會讓人感受到難耐,除此之外,略帶點日本風味的情色過程描寫也能適當地停止疲倦,確實是一個面面俱到的作家。至於殺死這些被害人的動機與作法,事後並沒有受到法律制裁的荒謬與解釋雖然比較難叫人信服,但是娛樂小說終究還是不必執著在合理性上,除此之外,確實是一本值得一讀的作品。

 

 

 

1511605142-722430263

 

一開始A女被殺了,是一場放血的屠殺,然後辦案的法醫也被毒害了,緊接著是一連串相關人等紛紛被以各種方式給了結生命。在眾人束手無策的同時,有天眼通的各方人馬,這些可以說是精神病患或者是科學無法解釋的通靈者們分別是:

 

天眼通的年輕刑警、

可以觀落陰的神婆、

可以觀落陰的神婆的女弟子、

可以觀落陰的神婆的師兄、

可以觀落陰的神婆的師兄的好友(以後簡稱為神僧)。

 

 

 

f(x)=殺人程序

 

一群人用天眼通的神力來破解殺人動機,從觀落陰的樹叢上面看到了「朱大年」這三個大字,找到了當年壓死女學生的副駕駛,而這位副駕駛會沒頭沒腦地出現雖然讓人心涼了一截,但是後來還是勉強可以挽回一點點尷尬的劇情合理性。

 

而朱大年這個沒人要的小孩在孤兒院裡長大(很顯然作者很得意於這段故事的結構,多次在不同人面前以同樣冗長的篇幅又一字不漏地說了一次),後來經過A女的開導與解釋,終於認同了他們是九世輪迴的前世今生,一起在同一個時空裡相遇,而朱大年要改善自己身體的殘缺,必須以同樣的方法屠殺所有他的前世,才能避免因果報應在他的身上(其實滿幼稚的,是能活幾年?看看書不是就很痛快了嗎?人生還需要些什麼?),所以A女殺了櫃姐,櫃姐的男朋友自殺,天眼通的年輕刑警默默愛著櫃姐,卻沒想到那只是一縷幽魂,而法醫投胎成了榮民,榮民死後又投胎成了A女,反正你變成我,我又還原成你,細節不避執著太多。

 

最後朱大年終於停止了殺戮,被神僧給開示與安撫(話說我老娘跟當年在老爸法會上,厚顏無恥地進行四十分鐘不停歇的「法師開示」,的那個「苯葬神棍」好像鬧翻了,開始說她早就不跟他來往,而且還聲稱她是最不迷信也是最無有所求的人了!不過這些說詞何止疑點重重,根本就是謊話連篇。)也終於可以平息心中的悸動而回歸隱姓埋名的社會(大隱,隱於市),但是神僧的一句話:「牽一髮動全身」的因果感嘆,也增添了一抹故事裡本來缺少的內涵,至於後記裡對於時間空間的示意圖,我就沒有認真去研究跟理解了。

 

 

 

 

1511605162-3302393449

 

話說後來突然蹦出一個朱大年這個最後一世,擁有了無限殘缺的身體與個性,不免讓我想起周星馳在「濟公」這部電影裡,叉燒包殺人大王黃秋生所扮演著有同等地位的:朱大常。然而神仙給他用來建立自信心的做法,是努力與享受僅有的一切,進而改變自己懦弱的個性的一種奮鬥。

 

 

f(x)=殺人程序

 

針對於殺人卻使用宗教名義來誆稱是斬除「因」而改善「果」的脫罪說詞,是否有些鼓勵集體犯罪的嫌疑呢?

 

在這些殺人之後改善身體殘缺,以及巧遇一個厭世少女送上門的開導,而後來又有幸遇到得到高僧看淡一切地替他逃亡天涯的機率,哪個統計系的高材生能不能幫我算算這個或然率是多少呀?至於那些受害者所遺留下來的所謂「牽一髮而動全身」的家累們,受盡折磨到死的怨恨,一世又一世地累積成更多朱大年嗎?

 

當高僧配合演出這種輪迴轉世視「無稽之談」「理所當然」的自然法則,朱大年只是為了在短暫的有生之年可以順從美女死者的「說服」,這個在科學方面我們應該解釋成集體共犯的說法,更是令人不寒而慄,宗教的說服力確實讓人捏一把冷汗呀!就拿我自己的老娘來說吧!這些故事裡發生的事情確實也不難理解,在真實世界裡有著深信不疑的人,而且大量的存在著。話說回來,厭不厭世很重要呀!都是因為A女的厭世情懷造成一切的亂七八糟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莫赤匪狐
  • 嘩,好認真的讀書心得啊,我只是把他當一個雖然荒謬但滿認真的小說看看而已,沒有想那麼多呢,我輸惹 囧
  • 正所謂:誰能比我閒~~~~~但是我覺得張草這個腦袋瓜裡還是有一些獨特的想法,值得動動腦筋的!輸什麼輸~?~?~?~?~有看到這本書的都是贏家~~~~

    以我為名的鄉愁 於 2018/10/08 09:5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