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連鎖殺意

 

對於「鄭華娟」的給予,是一個對性格養成上的感情上的緬懷。她的文字,把我從拿起水鴛鴦炸死青蛙的臭小孩,調教成了一個雖然感性十足卻還是常因無法控制情緒反而給自己帶來無意義的煩惱的人,三十年前,正是那一句在天堂這首歌裡的「只是日日夜夜,歲月過去,走盡千萬里!」。就算已經走到現在這個接近半百的年紀,面對著兩個兒子在大書桌另一端寧靜閱讀,這無端泛起的惆悵感受,我的心情在這段話的翻騰之下,根本不是什麼老套的心湖泛起漣漪或者暴漲的溪水泛濫成災可以形容的。

文章標籤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