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另一面

 

斷斷續續的,我終於看完了這個情節百轉千迴的精彩故事,會這樣拖拖拉拉,不外乎是因為準備出國這些多如牛毛的雜事,要不就是為了喚回英文能力的種種憑空煩惱給耽擱了。每個晚上當小孩子睡了,那種肝指數催眠我認定的疲累,讓我除了無聲地在床上攤平之外,剩下所能做的事,只有發自內心痛苦呻吟,卻又得注意音量地喊出幾個「痛」字,像是為碎裂的右膝蓋髕骨做一場無聲安靜的哀悼。

文章標籤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