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刀男

 

「殊能將之」在短促的四十九歲的生命裡,像是沾上和了水的墨汁,雖然是淺灰色的輕描淡寫,卻鏗鏘有力地鑿畫了幾筆搶眼的字跡,這些留給世界的印記,充分把「敘事性詭計」的表現的無極限的淋漓盡致(以這本書為主題),直到他英年早逝,直到目前為止,台灣也只有兩本他的作品上市,對推理迷們來說,實在可惜非常。

文章標籤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