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髓地獄

 

這是我三年之間第二次讀這本書了。第一次的當時還在二零一四年八月左右吧,之所以可以記得這麼清楚還是因為當時被書友抨擊的緣故,不過說這個都是推諉的藉口,因為被人以嫌惡的口吻來批判閱讀的品項,就順勢找個理由把這本書半途而廢,確實是我一種輕挑傲慢的閱讀態度,這個沒有必要逃避,當然也不需要花時間追悔啦!

文章標籤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