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醫偵探:釐米殺機

 

終於還是逃不過簽證日期對我們這些外國人的脅迫,我一張沈重臉就垮在移民局諾大的等候大廳裡,發著呆苦等帶著不會跳動的等候號碼,時間像是取之不盡用之不覺得能源,不間斷地在每隔一段時間裡,就會煎熬每一顆異國前來工作或居住的心。若不是那位大嬸官員可以被兩個便當收買,恐怕這個天荒地老的修行還有五百年要受到五指山鎮壓的痛苦要領受。我正在讀這電子書,這種排版真的讓人無法專心閱讀,哪怕是我已經看了快一年的經驗了,還是無法平息那種不耐煩的焦躁,更何況周遭被秋涼國度折磨的許多外國人,用各種不耐煩的方法做各種不尊重各國人的各式減壓運動。一回兒被歐美的小孩在我大腿上爬竄嬉鬧,一下子又在呼吸之間,免費品嚐印度人從四面八方端上咖哩口味的體臭,更別提那種跨過你大腿去搶空位子坐下之前,踢到、碰到、撞到或者整個大肚皮從你臉上加壓地抹了過去。這本來自台灣的推理小說,書名有點嘮口叫做是:《牙醫偵探釐米殺機》就是在這個上午,這樣的情況下把後半段全啃下肚子去了。

文章標籤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