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808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癌症消失的陷阱

 

就算到了西元二零一八年了,人人依舊談「癌」色變,這已經是從小到大除了未知的鬼怪之外,最令人聞之喪膽的一種意外了。從我阿公阿罵的肝癌,到老頭子的血癌,還有我之前差一點嚇破膽的胎兒指數竄升的現象,我這注定要在人體演化過程中屬於淘汰一族的身體,看來還是躲不過物競天擇的安排。

文章標籤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螢火蟲

 

很顯然地,會把這本書帶到曼谷來,並不是我想讀一些極短篇來自我安慰的,畢竟如果真的要追求短篇的,剛剛放棄的墨西哥的那位超現實寫作的大師阿爾豐索雷耶斯」的書,也不會被我不耐煩的收進「看完帶回台灣,或者死心不看帶回台灣」的博客來的紙箱裡了。要說字數少又輕巧的,這本簡體版本的墨西哥文學,絕對是無人可以出其右的。

文章標籤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下課後,死者再臨

 

終於在前兩天活生生地啃完了《發條鳥年代記》,一套故弄玄虛看似華麗卻空洞的反戰文學,在此之後本來已經打算來閱讀革命將至:資本主義崩壞宣言&推翻手冊》這本買了六七年有了的社會思想文學,一來想搞懂「村上春樹」在中年後掛在嘴邊隨時要怨懟咒罵的「資本主義」,而來也想藉由這本書裡華麗豐盛的辭藻,吸收有別於把奇幻文學翻譯的零落散亂的賴明珠作品的特殊養分,只是萬萬沒有想到這本書的聳動形容詞:

文章標籤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自殺預定日

 

幾經有如瓜瓞連綿不休文學戰亂的疲勞之後,我一心一意期望(回到曼谷高空的市區之後,就把她剩餘的兩本作品恭敬地擺在床頭。)能讓我再度尋回平靜的「秋吉理香子」果然沒有讓我失望,「包冠涵」走火入魔之後化身成了寂寞炊煙裊裊環繞著我,《B1過刊室》迷離又迂迴地反覆吟唱憂鬱之人那種不為人知的自我衝突,已經讓我分不清楚在移民局裡來回遊走的當下,該怎麼直挺站立在命運安排的桅檣之下,我無法表示無奈地抽上一口煙,只能偶爾盯著牆上陌生又親切的英文單字打發時間,只能聆聽我身邊來回擦肩而過的世界各地的陌生語言,吸入或吐出空氣中芬芳的香水或者污穢的汗臭氣息,這一切無可避免的難耐,有種被把身體硬生生植入海床後,沒有氰酸鉀塞入口中滿是新鮮空氣的窒息感,突然之間,我倒是頗能理解孫悟空在五指山下漫長的等待是怎麼樣的心情。也就是說,包冠涵跟泰國移民局的官員給我愛恨交加的一場晴時多雲偶陣雨。

文章標籤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鐵鼠之檻下集

 

七月底八月初的這幾天,飛回台灣可說是不但一石二鳥的天時地利(宇宙智慧領袖凸槌倒貼4m事件搭配烏龍簽證白手套失風事件)之外,連帶的收穫無非就是意外從小孩子秘錄的對話裡,知道我那個「陷入魔道」許久的老娘不管招式用老的才盡窘態,雖然我已經對於「她背地裡總是口無遮攔」這種生活作息已經見怪不怪,但是這次抱怨對話的對象竟然是自己的孫子,那就不能等閒視之了!如此這般看來,魔道中人鐵心以「豁出去的態度」與我進行「生死之戰」的態勢已經相當明顯了,要白熱化,那就來別潑冷水,勇敢面對面宣戰吧!

文章標籤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