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806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人生相談

 

會把這本書丟在瑞士的火車對坐車廂裡,那個優雅秋天才感受得到的灰色桌子上,全都是因為因為一群不優雅的瑞士小學生的關係。我無法忍耐爬上行李架上模仿蛔蟲蠕動的小孩們,目中無人以重機大咆哮的得意神情,似乎已打擾惹怒外國人的囂張眼神,而且在我恐嚇要報警的之後,情況絲毫沒有緩解,帶隊(應該說帶頭)的老師也投入這場荒唐的蠢動之中,而且還在我挖苦的詢問底下,得意洋洋地以白色布幕遮蓋雙眼的單純嘴臉:ya ! they are my students!」,在這幾天之中,我已經鐵了心對這個世外桃源抱著秉持公德心,似乎比瑞士人還深愛上了這塊淨土似的堅持之下,一場逼得我一個打十個的積極憤怒就此展開了。

文章標籤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拉普拉斯的魔女

 

前一陣子為了要開始解決那一個專門擺置科普哲學的收藏品,我好像面對著終於到達的大魔王迷宮,看著駕馭著千軍萬馬的各式頭目襲來,既興奮地想要觀賞眼花撩亂的魔法,也怕像是幾乎被秒殺般的搖頭嘆息。所以搬過來又搬過的這幾綑被五花大綁的書,被我從架上摘下了一本名為「你以為你的選擇真的是你的選擇嗎?」

文章標籤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黃昏的故鄉

 

誰會知道回到台灣後,在幾個刺眼的紅字數據上預告了彷彿是「拉普拉斯的惡魔」所安排的既定行程,殘酷冷漠無情的架著我的雙手,我騰空地看著我努力下來的一切,說了再說,講了又講,「日子像是道灰牆,你罵它,它不會迴響。」我突然沈默下來,或者突然激昂感慨,這些在我心深處的叛軍,時不時地隨性起兵作亂。

文章標籤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傷心咖啡店之歌

 

我的一九九五年,那是個灰黃的年代,之於我的一切,只有慘淡無聊以及一點點模糊的寂寞印象。身在何處的概念還沒有成行,命運怎麼交代,我就怎麼從善如流。腦子裡的神經元隨著身體東飄西蕩,沒有主流或者非主流的想法,沒有主見沒有能力地像隻茫然的鴕鳥,危險來了,低頭閉上眼睛,以為任何的困難就會從身邊飄過,而且不會留下什麼印記傷疤似的。要回想這個區間,其實不過是二十三年的一趟渾水罷了。如果當初不是堅決地像是村上春樹的反戰精神去逃避兵役的話,我可能很難在錄取率不到1%的插班大學考試中被錄取(雖然我娘很堅持是佛祖牽著我的手寫完考券的),大學三年的時間裡,我把畢業證書上該拿到的各種類別不同的學分給填充上去,沒有交上什麼朋友,沒有做過什麼學問。含含糊糊的灰黑白三種顏色交織成一間在學歷上猶如是國王的新衣的服裝,毫不明白自己為了什麼竟然把周星馳的一字一句給倒背如流,像是用了鑿子在心坎上用力刻劃的印記似的。於是本來在那個當下是應該是求得滿腹經綸回鄉的高才,卻像是一條掉落水溝裡失意的狗,沒人知道我畢業了,沒人知道我在想些什麼東西。我在那個空白的年紀裡,把「傷心咖啡店之歌」開始的前一百二十頁辛苦地看了一遍,於是折磨人的日子繼續編導著我的顛沛流離。

文章標籤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無限之戰

 

無限地無法認同美國隊長那個娘樣,而且無限的懷疑是否真有這麼帥的人存在,我的永遠第一名的東尼史塔克!總之是一部非常好的系列作品,而且一反常態地把英雄推向了失敗的一方,與自然匹敵當然是一件可笑的事情囉!

文章標籤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理想國

 

在台大哲學系教授「苑舉正」的一個論述「柏拉圖」「理想國」論述的影片中,我間接得到了習近平似乎是柏拉圖的信徒這個概念,雖然這種推崇「民族大義」與謊稱愛好「世界和平」的完美理由作祟下的世界,已經與我的存在沒有任何關係,無論天氣晴雨,悶熱嚴寒的對待。但是「理想國」這個荒謬的論調想法,卻在我聽這位哲學家說得口沫橫飛的同時,刻印在我心裡久久不能忘記。

文章標籤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