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801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fushihuifenggewenshishangyebeijingsucai_3998798.jpg

 

就在一年多前左右,但是究竟是多久的時間我也忘得差不多了。當日文字大辣辣的寫著讓我似懂非懂的「刺殺騎士團長」的字樣,以及標準提神醒目關鍵字「村上春樹」,那就已經不是只對一本(一套)小說的期望而已。

文章標籤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京歸鄉

 

這是第五十二屆得獎作品,距今十二年前的時候與三年坂火之夢同時得到這個殊榮,但是這本牽強的尋根思想所衍生對社會並沒有任何影響的行為,或者熱情破案的員警以及醉心於咖啡的出版社業務那種不眠不休地奔走,無法引燃我對推理的熱情火焰,反倒是覺得這些戰爭記憶又一次被當成了題材,恣意的消費了起來。

文章標籤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血觀音

 

我看了惠英紅的心狠手辣,看到王月把縣長夫人演的像是菜市場裡閒逛的村婦,台語都講不好的辦案刑警還硬要講幾句生嫩的方言來顯示世故老練,最後那個長大了卻變得那麼醜的女大十八變的孫女。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死去的摯友

 

這是一個在墨西哥作家筆下虛構(或許)的故事,他的名字是吉勒莫亞瑞格,一個不容易發音的譯文名字。我在紐西蘭不斷起身舒展筋骨的冗長拉車過程裡,如此這般被我的精神狀態無辜地評為一個可有可無的故事,我不太了解這樣荒淫無度的人際關係,夾雜著槍支氾濫外加親人之間感情疏離的大亂鬥裡,主軸裡究竟作者想要說的是一個怎麼樣的故事呢?

文章標籤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