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白色房間聽月歌


其實我在享受她一直刮傷我皮膚的痛苦,是一種強迫自己承認這種傷害的關係是如何地不適合在一起,像第二段鐵柱的故事編寫即將結束的一個劇情。

 

文章標籤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